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雪绒花(节选)

对没错这他妈是个预告希望你们看完后尽量不要打我打我也请别打脸谢谢各位🙏









*


“胜铉哥在去乐器店的时候,被街边一家店掉下的招牌砸中了…”

权志龙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缓慢、沉重,像被从深水冲到浅水中的鱼,在涸辙中祈祷着,但又无力的等待着上天的处置。

“胜铉哥今后可能再也…不能…拉大提琴了……”大声哽咽住了。

权志龙骤然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了。

脑海里是崔胜铉拉大提琴时的身影,沉着,冷静,优雅。他想起了崔胜铉在夕阳西下时拉的最简单但也美妙的那首《雪绒花》,崔胜铉细心的用橄榄油擦弄琴弦,崔胜铉收到维也纳音乐学院通知书时孩子般欣喜的笑容…

他惊慌失措到站不起来,尝试了好几次,才撑着桌子勉强站立。他的额头上都是汗水,脸颊上满是泪水。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请假时吓坏了他的理论老师,迅速的准了他的假。

他慌不择路的往外跑,背包拉链没拉上,书大概掉了一路。红绿灯没看到,差点被车撞倒。司机的叫骂声,人们的惊呼声,医院电梯的抬升声,自己拼命拽着楼梯向上爬时的喘息声……

他都听不见了。

然后,他看到了急救室外痛哭的姜大声,还有急救室外红色的刺眼的“手术中”。

可他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喘粗气。

“胜铉哥的手废了,他拉不了大提琴了…”权志龙的脑海里回响着这句话,随即,他开始低声的抽泣,然后变成了喘不过气来的笑声,最后,变成了绝望的吼声。

“那个傻蛋除了拉大提琴还会干什么啊?!”

权志龙感觉自己的心被掏空了。

但谁又知道呢。

崔胜铉心里的那个小孩,大概连眼泪,都流干了吧。

权志龙自觉出现了幻觉。

那个亲近的哥哥,这么残酷的事实…难道不是…幻觉吗?

直到被李胜利半拖半拉进病房,权志龙也根本站不起身。

每个人都在为星星的落地而惋惜。

权志龙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病房里只剩下了崔胜铉和他两个人的。

他尝试着慢慢站起来,脑海里小心的慢慢的组织着安慰的话语,并凝视着病床上的崔胜铉。

蜷曲的刘海,笔直的鼻梁上细小的擦痕,还有原本一遍遍祈祷只是擦伤的左手上,一圈又一圈染了红褐色的绷带。

因疼痛而略略泛白的嘴唇硬是对他扯出一个依旧弱智的笑容,但权志龙笑不出来。

“志龙,哥再也不能拉琴了。”他这样说道。

权志龙的泪水夺眶而出。

上辈子崔胜铉一定是赏了他一整条河,所以这辈子要他全哭回来还给他。

真够狼狈啊。

此时权志龙只是希望手废的是自己。

崔胜铉是在高处的天才啊,他的梦想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破碎了呢。

权志龙希望他能拉琴,去维也纳留学,做个天才应当去做的事情。

那才是他亲爱的哥。

就像那天上的星星一般。

也是他的星星。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