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TG]一秒波板糖|平安夜短贺|161224

热粉查理:

ONE-SECOND LOLLIPOP








●灵感图片源自推特


看这里:


http://m.weibo.cn/5782643052/4056256077805442?sourceType=sms&from=1069095010&wm=3333_1001


●非常短的看图说话


●时间设定大概是明年的平安夜kkk【】











●Merry Christmas everyone♡



















他刚从一小间酒吧里钻出来,充当门帘的塑料宽胶条在身上脸上拍打几下,又脏又粘,迎面就是刺骨的寒风。


室内那股闷热潮湿的气味一吹即散。






他双手插在衣兜里顺着路灯走,心想自己这一头亮粉可太不搭这条昏昏暗暗的小街了。


也可太不搭他自己了。



尤其肩上那块浮夸又粗糙的劣质皮草,按他这种敏感型的皮肤,回去之后脖子上一定会起一大片红肿的斑点。



但他还是没有摘下来——尽管披上它费了好长时间的心理建设——他仍披着它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右脚迈过左脚,左脚迈过右脚,试图找到家便利店买颗糖。


为的是解解烟瘾……总比没有好——真要把这身行头沾上哪怕一丁点烟味,肯定会被骂得很惨。











此时平安夜十一点半。






嗯。


其实他对这件香槟色菱格大衣也不怎么习惯……他穿过最“彩色”的衣服顶多是件军绿色薄风衣,除此之外通通只有典型上班族三件套。


……想想自己都不信,他姐是怎么说服他坐下来被一群女人摆弄成这幅花里胡哨的样子的?













不同于住所那边的CBD,街上静得只剩风声,漆黑发冷,热度仅仅集中在路边的几个点。偶尔烧酒摊里窜出来几句粗声粗气的下流脏话,骂着骂着演变成粗声粗气的怪异哭嚎。


哭声掺在风里呼呼地扭动,听起来怪可怜的。


——抱着酒瓶抽抽噎噎泣不成声的中年男人……只有在这种地方能看到。







想要老婆回家的话得亲自跟她说哦阿加西,他想。


快步绕过了“中年危机烧酒摊”。



















没想到偏僻地方小街这么长,走了好一段,也许是快到大路口了,街边的商铺招牌更亮一些,写着“圣诞打折”的荧光字体也星星点点地闪现。





一眼看见那块薄荷蓝的招牌。


潜意识里把字体抹掉,只剩明晃晃的一片蓝。









哇哦……他朝那里迈了几步——跟头发的颜色超配诶…!


万年闷骚工作狂呆呆看着,感觉在他姐化妆趴体上被劝下的马提尼开始起作用了。





万年闷骚工作狂……等等、


某种奇怪的异物感击中了他,就在大脑里,硬邦邦又软绵绵地掠过神经末梢。






……“跟头发的颜色超配诶…!”……???






——这不是他会说的话。甚至随着时间推移,“荧光色是绝配”、“自动吸引”、“他在哪”这几个念头跳跃而出,疯了似的。


根本不是他会想的事。




——见鬼,黑白灰才是绝配。
















木头脑袋被猛敲一记,噼噼啪啪从最里头开裂……简直像有个声音进到他思维里了——万里之外……不,还要更远一点 ——像来自另一个时空。




大概真是酒精起的作用……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那块澄澈的蓝搅动着溢出来,瞬间在墨黑夜色中投射出粉的绿的黄的紫的,紧接着,那小小一团的波板糖……一跳一跳朝他这边过来了。





醉了醉了醉了。他严肃地拍拍自己脑袋,喉咙里缺少烟香导致的空荡瘙痒感突突直跳。



我真的得去买颗糖了。


他不动声色地重新迈步…………直到那团色彩几乎要撞上鼻尖才猛地反应过来。


——那是一个人。















……或者说好几个人。


追求新潮的几个年轻人——严谨又无聊的性格决定了他能把所有小自己没多少的人都称为“年轻人”——余光瞥见他们弄得像商场大海报里的那种造型,说笑和打趣从近处涌入耳朵里。




“呀啊李胜利”之类的,光是这么一瞬都能听出非同寻常的熟稔。


音色好听而特别。











几个声音冒着热气,像风一样不留痕迹地过去了。





















人类的余光挺厉害。


他能准确感知路灯的位置,第0.2秒这几个男人或是男孩与自己擦肩而过的距离,以及那块近在咫尺的蓝招牌,此刻几乎是刺眼地在那里亮。





映出来一对近在咫尺的浅色眼珠子。





蓝色贪婪地渗了一点进去,比茶色还要透明,大概是琥珀一样的瞳仁,对上眼神的时候微微一颤。


——还是说颤的是眼睫毛?……不清楚,大概他自己也颤了那么一下。


就一小下。







离得太近了。


对方也是毫无防备地将将要贴上来,和他一样懒懒地两手插袋,那件成为他醉酒幻象的缤纷大衣在眼底胡乱晃悠。


柠黄色头发从毛线帽沿冒出来盖住两块圆圆的颧骨……是很精巧的一张小脸,他想。








……他甚至都来不及想“和平减一”是什么意思——


那个人抬起头来的一秒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们确实都很好地收住了力道,没酿成什么令人尴尬的局面。


矮他半个头的男人——男孩儿,率先从那一个世纪里抽身而退。


又轻轻咬着下唇说了声抱歉,声音小小的,粘乎乎的。






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将那片饱满下唇解救出来的冲动压下, ——用手指头或是嘴唇什么都好——万幸男孩儿并没有咬太久。


男孩儿只是扭头,在第1.2秒的时候跟上他闹腾的友人们,往相反方向推推搡搡,吵吵嚷嚷地离开了。















风都是一样了。


那个异样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叫嚣,左右冲撞。



浅色珠子被薄薄眼皮盖住遮掉,眼神清清淡淡,向着身后无声无息地滑走……不再存在于自己的视野里,余光都看不见。









一个世纪意味着多久?


日月更迭,斗转星移,光阴溜走飞快——T台上的服装样式肆意变化又回归原样所需的时间。


从日历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这个动作重复一百次……




他酒精上脑,思维滚烫,头皮因为亮粉色染发剂刺刺地痒。此刻正像是某些低谷期坐在路边发呆的日子,端详路过的感兴趣的人,在大脑里编织出完整的人生轨迹。



感兴趣的人。










仅仅猜想而已,不妨让他试试……这位波板糖男孩如何出生,如何成长,如何经历人生节点,如何得到和失去……如何度过每一个平安夜?


每年都像这样和朋友出来压马路?








他甚至产生出些荒唐联想……如果自己是他们的一员,如果自己与那个人从小相熟……会不会有机会同他享尽起落悲喜……也是这幅青春无畏的绚烂模样。


勾肩搭背,明晃晃欢笑着与多年前一样。











真的很神奇,他感觉热烘烘的,眼眶和鼻头都被要命的熟悉感攻击沦陷……可,看在明天过生日那位爸爸的份上,他保证自己三十年的生命里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但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头脑甚至四肢,想要拥抱谁,被谁拥抱,哭一场。






哭一场?







……他感觉自己的思维,思维里的那个声音在……天啊。


掺在风里呼呼地扭动。













那个人带起刺骨寒风,比一秒还要快,消失不见。






仿佛只是两个平行宇宙的微小碰撞……


一切终归原处。













但他忍不住。


果味的香气飘走了他还在想,明明那个人穿着大衣怎么显得那么小小一团的……明明那个人走路挺稳怎么看起来像色彩在跳舞……明明没撞上怎么还要道歉了?






他告诉自己没有什么明明又怎么的…………明明只喝了那么点怎么就醉了?








甩甩尚不清醒的脑袋,保持原速朝路口的光散步过去,头也不回。


得在那些疯狂的女人催他回去之前买到糖…




——他无法避免地又想起来粉的绿的黄的紫的……琥珀的——



不然他姐一定会追杀出来大呼小叫:偶吧的cos服租金很贵啦你小子要跑去哪里啊!


鬼知道你那什么偶吧,老女人还整天花痴什么偶吧。肯定没我帅。


他伸进一只手指挠了挠脖子。

















……琥珀的——


那些不适合一个三十岁男人的艳丽色彩鲁莽地闯进来,硬生生把他内心深处三件套黑白灰搅成一团糟。


喉咙痒得不行。




——也不知道那是谁家的糖。


















出了街口耳朵里顿时嗡嗡作响,一个崭新的,沸腾的世界。


灯火通明,车水马龙,节日气息猛烈地钻进鼻腔。







不会再遇见了吧。


 




他抬头仰望商场楼外那块巨大的广告招牌,明星代言人的眼线浓重而上挑。


“5,4,3,2,…”



Merry Christmas to … my one-second lollipop.


 


















======== 




“哥,刚刚那个人好像、”


“嘘!”









权志龙快被他弟弟努力瞪大眼睛嘘他另一个弟弟的表情逗笑了。





“开什么玩笑,”,永裴搭住他的肩开口。


“现在的coser越来越厉害了。”既是圆场也是警告。













“不是啊?但coser的话不是应该会认得出、”


“嘘!!!”











他笑了出来。


掏出手机一把揽过他们说不然来张自拍发ins咯。


——几个神经病立马摆出最佳侧脸抢镜头,笑得很开。













咔嚓一声之后,今年的圣诞纪念完成。


咔嚓一声之后,李胜利大叫咦咦咦到了到了我定的就这家!










……咔嚓一声之后,出现在他生命里一秒钟,那个粉头发的男人正式被遗忘得一干二净。








就是说啊,开什么玩笑。


——他噼里啪啦选滤镜加配字。






TOP哥还没回来呢。


——发送。咻。










【Merry Christmas♡♡♡♡………♡】











END


___________________


不知道在写什么的平安夜贺……那张截图真是太有感觉了忍不住写又感觉毁了ㅠㅠㅠ


大概可以看作:


1.路人崔喝醉被明星权好看哭【】


2.兵役中的崔与平行世界路人崔投射思想 算是在节日这天得以见权一面。(一秒)【】






再次圣诞快乐♡





评论(1)

热度(51)

  1. K👑热粉查理 转载了此文字
    平行世界的,完全不认识权志龙的崔胜铉,见到权志龙的时候还是会心动。噗通的猛烈的跳着😭天生一对,不过...
  2. Argue热粉查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