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酒壮怂人胆-

Sunflower🌻:


人总要身体上拉近距离后才能在心灵上熟络起来。

随后便是熟的不得了的亲密,熟地融化了,合二为一,成为挚友或者恋人。

再或者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啧,行了权志龙,乱想什么呢。

你们的性别就决定了你们此生只能在友人这个阶层好么。

权志龙看了一眼正和姜大成打闹的崔胜铉,停止了那团乱糟糟的思维。

彼此挨近之后才知道,他只是看起来很凶,其实很蠢,虽然有时候凶起来真的很凶,但大部分时间都在暴露自己的低智商,他只是看起来高冷难接触,其实很可爱,经常像只猫咪一样爱炸毛,不过炸毛也很可爱,喜欢逗他,逗完再顺毛。

但这只限于心理活动,没人知道他们对彼此的看法。

权志龙遇到喜欢的对象,就只有一个想法,搞到手。

清秀的外貌,擅长调情玩浪漫,温柔体贴,偶尔使坏霸道一下,这样的权志龙追女孩真的很容易,所以换女朋友也像他更新自己的衣帽间一样勤快,他花心,没人不知道,但也没人不想往他身上贴。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那男人不坏男人不爱也可以成为至理名言吗?

呸!男人都喜欢温柔可爱的小女人,你自己以前不也一样。

权志龙默默地在心里吐槽自己改编的名言。

可那也是以前了,现在自己这个大男人喜欢上了另一个大男人,以前遇到喜欢的人后的行动也不能实施了,对象不一样,性别不一样。

崔胜铉你怎么不是女人,蠢蠢的可爱你怎么不是女人呢?你是不是投胎投错了,还是阎王爷忘了你其实该是个女人,为了遇到我你应该是个女人才对,但为什么我上男厕所你也上男厕所,哦!崔胜铉你他妈居然和我一样是个带把的!

真想把你掐死让你重生。

但我又舍不得,万一你来世我们不能相遇怎么办。

权志龙坐在凳子上,像泄了气的皮球。

“志龙啊,怎么了?”

蠢熊走过来坐在权志龙旁边。

权志龙低着头,瞪了一下眼睛,让自己精神点儿。

抬头对上崔胜铉关心的双眼。

“哥我没事,对了,明天我生日,晚上会开party,你来吗?”

说完又低下头。

他不想让崔胜铉看见自己脸上的红晕。

崔胜铉的眼睛真的好漂亮,小星星一样一眨一眨的,把权志龙的心都给眨化了。

“当然来。”

说着用手揉着权志龙的头发。

崔胜铉手的温热通过头发传来,权志龙现在有点儿想窝进崔胜铉怀里。

怀里也很温暖,以前感受过,在他们得奖的时候,崔胜铉很激动,一把把权志龙拉近怀里抱紧,说着志龙你真棒。

哥,你也很棒。

权志龙说。

他贪恋崔胜铉的怀抱以及他身上的味道,但兄弟间的拥抱又能持续多久,最多几十秒,然后手放开。

就算只有一下下也好,如果你能成为我的恋人的话。

…….

时光流逝,和你认识都已经过了几年了,那又怎样。

在你面前我的名字不过是朋友而已。

……..

他把自己的小心思写进歌词里,他在暗示,但崔胜铉一直不懂。

后来一想,以他崔胜铉的智商怎么会懂。

其实不懂也好,懂了说不定连朋友也没得做了。

偶尔可以抱抱,虽然是兄弟间的。

偶尔可以搂一下,虽然是兄弟间的。

偶尔也可以亲一下,虽然那是为了拍剧需要的,并且只有一次,但也让权志龙的心脏狂跳,原本半梦半醒,却因为嘴唇上柔软的触感和崔胜铉近在咫尺的脸猛然清醒过来。

幸好化了妆,幸好有粉底,不然红着脸可就暴露了。

有时候权志龙想告诉崔胜铉,借着酒精,我喜欢你这句话也许会比较容易说出口,但大脑里那剩余不多的理智还是拉住了他,悬崖勒马。

你疯了么,你说出来你们就玩完了!

脑内穿着白衣服像小天使一样的权志龙说着。

最后权志龙什么也没说,借着酒精栽进崔胜铉怀里。

“志龙喝醉了,我送他回去。”

嗯,好,反正我只要你送我回去。

崔胜铉把权志龙背在背上。

权志龙有些晕晕乎乎,崔胜铉的身上的味道钻进权志龙的鼻子里。

真好闻。

他希望崔胜铉一辈子都不要把他放下来,就这样背着,还有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就这么睡过去,但他好困。

这酒怎么就这么醉人,连着崔胜铉身上的味道也开始醉人了,好想记住这味道。

还有被他被在身上的感觉也想一并记下来。

“喂崔胜铉,你的香水是哪个牌子的?”

“Dior…..”

哪款?

崔胜铉说了,但权志龙已经睡过去了,没听到,没记住。

就这么沉沉的睡过去,谁死了简直。

所以连崔胜铉帮他盖好被子顺便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他也不知道。

下次可不能喝酒了,要装醉酒才行。

不过以权志龙的智商是想不到的,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挺聪明,他哥才傻呢,他一直这么觉得。

酒壮怂人胆。

呸。

乱说话!这怎么能叫怂呢!这是考虑周到!做不成恋人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唉,为什么我不酒后乱性呢?果然我还是很理智的。

权志龙多想酒后干出点儿什么事来,但他又怕真干出点儿什么事来,所以没有一次干出点儿什么事来。

今天我生日,我是不是该干点儿什么事,喝喝酒然后往崔胜铉怀里扑?

啧,这不是和以前一样吗。

权志龙的胆子还不是很肥,没喝酒就更小了。

“哥?”

“嗯…志龙啊。”

低沉沙哑的声音就这么隔着听筒传来也让权志龙的心跳瞬间加快。

“这都下午了哥怎么还在睡啊,今晚记得来啊,还有一会儿就该起来了,别又睡过去了。”

权志龙说这些话的时候很不自在,用手抹了抹鼻子。

真是的,人又不在你身边,害羞个屁!

还有这心跳会不会太快了。

崔胜铉真的听话地起床了,洗漱完毕,整理好着装,拿着准备好的礼物出门了。

这东西果然早就该送出去了。

盒子里躺着一对金色的手镯。

我们是情侣哦。

那副手镯这样说。

不要脸!还没勾搭上呢就情侣了!

“哥你终于来了!”

李胜利上去楼主崔胜铉,东永裴在帮权志龙切蛋糕,姜大成在一边笑着。

“堵车嘛。”

崔胜铉说着往权志龙那儿走。

今天他没化妆,没了妖娆,干净可爱,像大学生。

怎么看都不像二十多岁的人。

崔胜铉笑着看向权志龙。

“哥,你来啦。”

崔胜铉摸了摸权志龙的头发,眼神温柔。

权志龙有些愣神。

这动作在平常看来就是哥哥对弟弟的关心爱护,但今天好像不一样。

诶不对不对,权志龙你怎么没喝酒就醉了。

摇了摇头,权志龙让崔胜铉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

过了几分钟,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大家一起说了生日快乐。

权志龙许愿。

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很真诚。

“许了什么愿望啊,嗯?”

李彩林喝了些酒,搂着权志龙的肩膀问着。

“说出来可就不灵了。”

权志龙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坐在沙发上喝酒的崔胜铉。

崔胜铉瞟了他一眼,没人看见。

像深潭一样的眼眸里只有权志龙。

权志龙觉得今天自己又喝多了,其他人也喝得有点多,吵吵闹闹的。

磨磨蹭蹭走到崔胜铉旁边坐下。

脑袋又有些晕了。

都说权志龙是崔胜铉的痴汉,此话没错。

比如现在,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崔胜铉。

“哥你为什么长这么帅!谁允许了!”

权志龙一喝多就开始说胡话。

“志龙你也很帅。”

也很可爱。

酒喝多了,脸蛋也微微有些红,嘴巴嘟着。

谁允许你在众人面前这么可爱了。

这话我可是从来没说过。

“哥…..我问你……为什么你老是爱摸我的头发,我又不是你小女友。”

权志龙歪着头看崔胜铉。

崔胜铉伸手摸权志龙的头发,未遂,被权志龙抓住手。

“哥你没回答我问题不许摸我头发。”

崔胜铉准备接话,权志龙又开始絮叨。

“还有啊哥,为什么我老是觉得你看我,舞台上,私底下,你说我是不是太自恋了,还是说我看你的时候你刚好在看我啊…..嘿嘿嘿。”

“为什么我打你的手你就摊着手让我打,每次看你摊着手掌,我还以为你会抓住我的手…….”

“为什么演唱会完了累了休息要躺在我的腿上,我也很累啊,下次换我躺你腿上成吗?”

“为什么你每次都那么体贴的把我送回家,对我那么好你知不知道要坏事的!”

“为什么你每次对我做的动作明明是兄弟间的我还会多想,你一碰我,我的心就砰砰跳,跳的好快好快。”

权志龙说着就拉起崔胜铉的手把他放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

完了,这次小天使没能拉得住权志龙。

“哥,感受到了吗?是不是跳的很快。”

崔胜铉没说话,暗黑的眼睛盯着权志龙。

“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啊,唔……不对,哥……我说反了。”

“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唔……也不对…..”

“哥是不是喜欢我啊…….”

“诶……怎么又绕回来了……”

“哥……”

“唔……”

权志龙后来的话被崔胜铉堵住,崔胜铉停留在他的嘴唇上良久才放开。

“现在能说清楚了吗?”

“嘿嘿嘿,哥,今天有没有拍秘密花园你亲我干嘛?”

“唉…….”

崔胜铉摇了摇头,这小子一喝酒就不行了。

拉着权志龙进了他的卧室。

“哥……他们还在外面,我么也出去。”

权志龙说着就往外走,崔胜铉觉得不能再由着他了。

手一伸把权志龙拉回自己怀里。

他需要告诉权志龙今天不是秘密花园里那样蜻蜓点水一下就可以解决的。

舔着权志龙的嘴唇,崔胜铉觉得有点儿像果冻。

其实现在被崔胜铉拖着的权志,身子软软的也很像果冻。

把权志龙往后带,顺势滚到床上。

崔胜铉把舌头伸进权志龙嘴里,勾着权志龙的舌头往自己嘴里带,权志龙有些不适的呜咽了一声。

这声音真是根导火索。

变得有些稍微粗暴的深吻几乎是要把权志龙口腔里空气给全部带走。

“唔…..”

权志龙想用力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崔胜铉,但发现完全没用。

崔胜铉很重,而且他现在身子软,完全没多少力气。

有些抗议地锤了一下崔胜铉。

他终于放开了,不过在放开之前惩罚性地咬了一下权志龙的嘴唇。

权志龙迷离的看着崔胜铉。

深情地双眼也不躲闪,和他对视着。

权志龙缴械投降。

脸上真是快要烧起来了。

红着脸把头偏向另一边。

崔胜铉把权志龙的脸转过来,伸手捏住权志龙的下巴。

权志龙以为崔胜铉又要亲上来,猛地闭上双眼。

“哥别…….”

崔胜铉噗嗤笑出声。

“别什么?”

坏笑着盯着权志龙。

“别……别亲……万一有人进来就不好了。”

说完权志龙就觉得脸上又开始烫了。

算了,脸不能转眼睛还是可以转。

“志龙啊……哥……”

“哥你们不出……”

李胜贤闯进来看见崔胜铉把权志龙压在床上,愣是生生地把去字给憋了回去,顺带把门关上。

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李胜贤尴尬地声音。

“啊哈哈,志龙哥和胜铉哥再聊专辑的事情呢,我们就先回去吧。”

“哥,我们走了啊。”

李胜贤大声讲着。

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关门声。

安静了。

这下就只有崔胜铉和权志龙的呼吸声了。

“志龙啊……我们以后商量专辑的事的时候都这样吗?”

“起开!谁要和你这样商量专辑!”

权志龙红着脸推开崔胜铉,崔胜铉抓住权志龙的手把他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我的心也会因为你砰砰地跳的很快呢。”

权志龙看着崔胜铉的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睛用来说情话果然能蛊惑人心。

“崔胜铉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次没有说错话,他真的是要这么问的。

“嗯,我喜欢你。”

说完就吻上权志龙的嘴。

“唔……崔胜铉”

权志龙推着他,虽然只是徒劳。

“大晚上的别发情……”

“志龙你也知道这是大晚上啊……”

你那么诱人又是大晚上的。

啧啧,权志龙你怎么又说错话了。

说错话是要被惩罚的。










评论

热度(85)

  1. ArgueSunflow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