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夜行者 (HE预定,缓更)

PURE_kilig:

–上流社会权贵崔胜铉/顶级造型师兼模特权志龙




【10】


   他们最后没去足疗店一边泡脚一边吃冰,崔胜铉严词拒绝了。


   沙冰上得快,一个透明的圆形盘子底下垫了张薄薄的桌垫。且量够多,层层叠叠垒成了高高的圆锥形。橙色的芋圆有方有圆,高低错落地洒落在冰凉凉的沙冰上。


   权志龙挖了一勺,入口时冰得牙龈疼,但立马便化作了棉柔冰凉的水,全然不似一开始张牙舞爪的狠劲,他又吃了勺芋圆,常温状态的芒果芋圆入口是温热的,暖和了口腔滋润了舌头,黏又有嚼劲,和沙冰混在一起吃简直是对胃的优馈。


    权志龙先吃了一口,方才抬眼看对面的崔胜铉,继而惊奇地发现这男人竟已经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如何吃沙冰。他吃冰也端得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权志龙盯着看,不自觉就停下了手里的事。这男人挖起一勺冰,上面不偏不倚就盛了两个淡紫色的香芋芋圆,反复几次皆是如此,权志龙终于明白了这就是崔胜铉的吃法规律。


   他几乎要被崔胜铉如此治疗强迫症的吃法给折服。而那男人手上一顿,忽地抬起头,与权志龙的视线撞个正着。


   崔胜铉专注于吃时的神态是极其认真的,权志龙总结得出,因而当他与极认真的崔胜铉四目相对时,颇有种学生时代偷看暗恋的女生逮个正着的羞耻心态。


   他有些讪讪,便低下头猛吃了几口冰,这一下便有些急了。他本就空着腹,胃已经不堪重负,起初只是轻微的痉挛感,紧随其后便是一阵一阵针扎似的刺痛。


   说痛当然是痛的,但也并非不能忍,反正于权志龙而言,胃病早已是家常便饭,这点程度还算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况且他一向极其要面子,对面的崔胜铉吃得专心,他不想露了怯,便腾出一只手轻轻摁压肚子,面上仍端得一副风轻云淡。


   但不晓得到底是怎么露陷——权志龙挑起一勺芋圆,他不敢吃冰了,毕竟不带这么作践自己的。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温热的芋圆,与胃痛做斗争已经耗了他大半心神,这导致他压根没发现崔胜铉伸过来的手。


  先是额头被陌生的温度覆盖。这让他吓了一跳,差点没握稳手里的长柄陶瓷勺。权志龙抬眼,看见崔胜铉微微前倾了身体,一双手在他额头上轻轻摸了摸,又落下去,指节挂走了他鼻尖上不知何时泌出来的汗。


   这男人瞧起来竟也是有些担忧的——比方说他现在皱起来的眉和微微下暼的嘴角。权志龙顺着他的视线低头在自己身上看了一遍,最终落在了搭在胃部的手背上。


   "胃疼?"。——几乎是肯定句。


   既然被看出来了,权志龙也懒得端了。他的自尊心忽地奇异得全部消失,只剩点这个他这个年龄已不该有的撒娇心理暗暗作祟。


  他放软了身体往边上的瓷砖墙一靠,矜持和面子统统交了出去。只哼哼唧唧了两声算作回答。崔胜铉得了他的答复似乎更加笃定,这男人索性端走了他面前这碗已经吃了一半的沙冰,一边又掏出手机拨出了个号码:


   "空腹还敢吃冰?你这小子——啊,你好,粥铺是吗?我订份外卖,等等——你家地址?"


   权志龙捂着肚子,忽地一愣,随即报上了他家的地址。他掀起眼皮去看正打着电话的崔胜铉。那男人不苟言笑,感受到他的视线了便垂眼暼他,是一贯的风轻云淡,却又在眼角微微挑起了些关怀的意味。


   崔胜铉起身绕到他跟前,权志龙抬眼,看见崔胜铉自上而下投下的阴影。随后他的胳膊就被人驾了起来,崔胜铉一手揽过他的腰,一边不容置疑地拖着他就往外面走。


   "走吧,等到你家外卖也差不多该来了。"


   对于他们俩现在的进展,权志龙觉得有些快了。


   看着崔胜铉站在他家门口拿着他的钥匙帮他开门时,权志龙如是想。


   他在市中心有一套房产,是回国时刚购置的。毗邻首尔最繁华的商业街道,隔壁是几个标志性的公司建筑。金贵的地段导致房价贵得离谱,当初权志龙一眼相中了这块地方,丝毫没手软直接付了首付。


   公寓原本就是装潢好了的,配合一百多平的空间特地布置成了简式欧风的风格,权志龙不满意又亲自动手设计,好歹是将这浮夸又华美的屋子硬生生布置成了美式乡村风格,这样至少有了个家的样子。


   但那也是比较出结果。这房子他毕竟不常住,厨房干净得一尘不染,打开冰箱连冰渣子都看不见。卧室里头布置得温馨,但床单没一丝折痕,活脱脱一个样板房。


   权志龙那会儿是想带崔胜铉回那房子的,地址几乎已经滚到了舌尖,可他忽地想起了那里空荡荡的冰箱和没开过火的厨房,理智在一瞬间落了下风,不理智便气势汹汹得嚷出了些别的东西,比方说他家那栋私密的山庄。


   当崔胜铉站在玄关,熟练地脱掉皮鞋拿出一次性拖鞋时,权志龙心想完了完了,有些东西可能得变了。


   他这些回肠九转的心思崔胜铉俱不知道。这男人一手揽着他的腰,动作还算是轻柔,将他带到客厅正中间的沙发里。


   家虎呼哧呼哧着从不知哪个角落钻出来,这没良心的小东西见了崔胜铉也不叫,先是相当亲热地舔了舔权志龙的手指,不一会儿又走开了,围着崔胜铉打转。山庄与样板房不一样,沙发组合里的枕头被扔得到处都是,还有两个掉在了地上。前面的茶几上还放着盘空碗,里头不知道装过什么吃的,估摸着几天没洗过了。家虎的食量被它拖得满地都是,浅棕色的实木地板上散落了一地的狗粮,从客厅拖到卧室。


   这山庄权志龙从不请人打扫,一般都是他自己动手,这几天东永裴住这儿才疏于清理了。


   权志龙翻了个身,侧卧在宽大的沙发上。胃部的疼痛其实已经舒缓了很多,早已没先前那要死要活的刺痛。但被人照顾的感觉实在太好,他也就没吱声,沉默地看着崔胜铉忙前忙后。


   这男人挽起了袖子,同样沉默着,从厨房倒了杯水出来放在茶几上,又拎起了壶保温瓶。


   "你挺会照顾人?"


   崔胜铉的动作一顿,又将热水倒进被子里。


   "不太会。"


   权志龙一噎,崔胜铉的语气太过平淡又理所当然,他一下没找到话茬。而倒好了水的崔胜铉起身,将水杯放到了权志龙面前,这男人垂眼暼他,上下两片极薄的嘴唇轻轻一碰:


   "这么照顾人还是头一次。"


   权志龙心想完了完了。他心里有块柔软的肉总被这男人轻轻瘙着,平日里不痛不痒,却总在某些时候悸动起来。


   正巧这时候门铃响了,权志龙吊着颗心陡然松了口气。他觉得他该感谢些到得不偏不倚的外卖,理智却又在高兴之余隐隐捕捉到了丝扫兴。


   崔胜铉拎着个被裹得极好的食盒进来。他将食盒放在茶几上,又在对面盘腿坐下。权志龙撑起身子坐起来,瞧起来相当兴致缺缺。他原本以为这人会在粥铺里买粥,无非是小米粥或是皮蛋瘦肉,但显然崔胜铉总有惊喜给他。


   最外面的一层塑料袋被揭下来了,崔胜铉慢条斯理地掀开盖子,被掩于食盒里不见天日的食物终于现了真貌。


   权志龙首先闻到的是一股不同于素食清香的鲜味,他立马来了性质,移到了茶几前往下一看,这才发现崔胜铉叫了碗猪肚汤。汤底显然是用骨头熬出来的,雪白的汤面上几乎不见漂浮的油光。重头戏的猪肚欲拒还迎地只露出汤面几个尖角,更多的是切成了薄片的山药和提味的平菇。


   山药性温,养胃,而猪肚则补,骨头熬出来的汤底鲜又不腻,权志龙闻着味道颇有些食指大动。他掰开塑料的勺,戳进雪白的汤里瞬间搅了这静态的美味,每片薄厚正好的猪肚浸了汁送进口里,是对味蕾的馈赠。


   显然崔胜铉的口味是没得挑的,权志龙忙着挑猪肚吃,百忙之中也没忘了这男人。他往嘴里送了口汤,抬眼去看,正巧撞上了崔胜铉投过来的视线。


   崔胜铉端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见权志龙望他便轻轻挑高了眉。这家粥铺的外卖原本不可能送得这样快,亏得他加了小费还插了个队才订到。


   他低下头看,权志龙趴在茶几边上,这小子吃得吸喱呼噜,肩膀因为吃得太快而一耸一耸。崔胜铉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发璇和没被刘海挡住的半张脸,他今天没上妆,眼角是干净的一条线,没打发胶的头发乖顺地垂在额头边,看起来像只安静又不安分的正在吃食的猫。


   崔胜铉心念一动,心想完了。





–TBC.

评论

热度(49)

  1. ArguePURE_kili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