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TG】与你同行。20

纪清琉_。:

20.




之后半个月,无论是李胜利还是崔东旭,都没有消息。金英光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再见过他。李秀赫的情况还是老样子,他自己的潜意识不想醒来,没有人能帮到他。久而久之,除了崔胜铉和东永裴天天都会去察看他的情况之外,只有姜大声一直坚持每天在病房外为李秀赫祷告。作为一名忠诚的基督教徒,姜大声将自己的真善美发挥到极致,就连跟在崔胜铉身边的权志龙看到每日坚持的姜大声,都不禁在心里佩服他的恒心。


“胜铉,我觉得大声是一个交心的朋友。”


权志龙卧倒在沙发上,崔胜铉直觉得他原本变得有些透明的身体这两天透明度好像减弱了,看来果然和这家伙说的一样,只要休息好气息就好。说来,这段日子他可没怎么好好休息过。


“呀!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崔胜铉见权志龙鼓着腮帮子嘟囔,他听见他小小声在那儿嘀嘀咕咕,就像赌气的小媳妇样,实在是可爱得很。想着这人儿那么可爱,崔胜铉就不由得多想了些:权志龙之前有没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


“志龙呀,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和蔼得像只诡计多端的老虎。


瞪着眼睛点点头,“你问呀。”


“问了不许生气喔~”崔医生放下手里的钢笔,笑眯眯地看着权病人,“你有没有前男友或者前女友?”


至于为什么说是前男友和前女友,那是因为即使权志龙说过现在崔胜铉不能喜欢他,但崔胜铉早已把人当成是自己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他已经喜欢上权志龙,觉得权志龙只能归他所拥有。有时崔胜铉不得不自嘲,这该死的占有欲。


可他和权志龙,现在只能柏拉图恋爱,而且还只是他单方面认为的恋爱,毕竟权志龙可是说了不要喜欢他。崔胜铉断定这人对自己也有好感,只不过碍于情况而已。与生俱来的自信和自恋让崔胜铉很有信心,剩下的他认为就看权志龙了。


殊不知还得看天意。


“干嘛问起这个?”权志龙警惕的瞟了眼崔胜铉,但见后者笑眯眯的,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问,不过他还是老实回答,“应该算是没有吧。有过心动的人,但是……嗯最后没成。”


有过心动的人?崔胜铉一边默默在心里腹诽哪个人那么好运气居然被权志龙看上了,一边端着人模狗样的笑容“嗯”了一声,盯着权志龙的眼神让被他盯着不知自己说错什么话的人儿感到莫名其妙。


“没什么,就打算互相了解一下而已嘛。你看我都把我的伤疤挖出来给你看了,作为条件当然要用你以前的情史交换呀。”


崔胜铉如是说着,权志龙便想起之前他曾经和他讲过的初恋姐姐。人都说初恋是最刻骨铭心的,权志龙也是这么认为,可惜他一直没有早恋自然也没有初恋,而现在快要成为大龄黄金汉的他跟早恋这个词已经八字打不来一撇。


“啊对了,你不要扯开话题!”忽的他猛地挺直小腰板,在崔胜铉眼里简直和可爱的精灵无异,“我觉得大声是个很值得交的朋友诶,醒来之后我一定要和他做朋友,他太善良了,我最喜欢善良的人。”


最喜欢善良的人——善良的人是姜大声。崔胜铉品了品权志龙的话,所以这家伙是在拐弯抹角说我不善良是吗?啊,真是个顽皮的小家伙。端着凝固的笑容,其实牙齿已经在相互摩擦咬牙。


“志龙,我善良吗?”崔胜铉轻咳一声,低沉的烟嗓就像诱惑撒旦的死神,“嗯?”


游荡的灵魂从沙发飘到崔胜铉眼前,定睛盯着崔胜铉那双乌黑明亮的眸子,在他眼中的倒影里看到模糊的自己,还看到了崔胜铉使劲掩藏在眼底小期待。


“这个嘛……”权志龙小脑袋往旁边一歪,眼珠子溜了圈,最后还是看向崔胜铉深切的眼神,“你善良的时候很善良,不善良的时候很不善良。譬如对姜大声和金英光你就很不善良,当然你这么对金英光是有理由的,但是你不该对姜大声那么冷淡。然后嘛,”权志龙嘟起嘴想了想,接着说,“你对我一直都很善良,除了有时候要故意欺负我或者逗我玩儿,就像刚才要套我话时,就很不善良。”


“什么嘛,你都知道。”崔胜铉嘟囔了一句。


“我说过的呀,我能看到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东西。”权志龙无所谓的摊开手。


“真没劲。”


“所以不要喜欢我了,我会因为知道你在想什么而难过。”


崔胜铉没有答话,但他刚拿起钢笔的写字的手因为权志龙的话再一次停顿。所以,是两情相悦的,对吧?权志龙。


“嗯。”


与此同时,权志龙不大不小的声音也飘进崔胜铉耳朵里。崔胜铉笑了,这些天来第一次心里如此开心。


“这就够了。”


 


崔胜铉兴奋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很快他就接到了李胜利的电话。


“哥,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要听哪个?”背景似乎有些喧闹,不知道李胜利在哪个鬼地方打过来的。


“好的。”


然后他听到李胜利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声音超级兴奋,“我找到了金英光的藏身之处了!”


崔胜铉闻言直起腰板,本来隐身在空气里的权志龙也迅速现形。


“那坏的是什么?”


“遗憾的是东旭哥也发现了金英光的行踪。”李胜利声音里多了几分不知所措和彷徨,“现在我该怎么做?”


“永裴在你身边吗?”


“不在。”


“那你什么都别做,我怕没见到金英光之前就得帮你收尸。”崔胜铉说完,那边忍不住爆了句粗话,接着是忙不迭的道歉,只是那头背景的声音实在是太吵闹喧哗了,“李胜利你在哪,说大声点,我没听清楚。”


“我说!东旭哥的人好像还蛮多的!我真的不出头阻挠吗?!”


“放心,崔东旭说过不会杀金英光,他不会食言的。”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崔胜铉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心,权志龙看出了他的担忧,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要不,还是去一趟吧。”


电话那头的李胜利还在说着些什么,崔胜铉打断了他,“你现在在哪儿?”


“哥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啊!”


“我问你,你现在在哪里!”崔胜铉存足了中气,提高音量大吼一声,把权志龙吓得抖了抖。


“哦这里啊……”李胜利的声音断断续续,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地方太偏僻,“好像Cocok,是一家夜店,在龙山区……”


李胜利还没说完,电话却突然挂断了。崔胜铉心里迅速不安起来,就算崔东旭不会对李胜利做些什么,但也难保李胜利会不会因为他的嘴巴而挨耳光。毕竟,这小子的嘴可是一把利剑,三言两语就能把人气死。当然,崔东旭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嘴皮子功夫他可看不上眼,不过对方是曾经让他觉得头痛的李胜利,这就很难说了。


想到这,崔胜铉忆起李胜利第一次见崔东旭就反驳他的场景,还是记忆犹新,也确实是为数不多的值得记住的好时光。毕竟,当时参与的人都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既熟悉又陌生。


“我说你要找东永裴出发就赶紧点,别想些有的没的。”权志龙的声音将崔胜铉从回忆拉回到现实,“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嗯,你说得是。”


过去,就让它慢慢腐烂吧,烂在心底里。








TBC.




ps.国庆快乐啊哟罗本!!!!


我外婆的情况好了些了,总算安心点。


还有就是正专真的快要来了~大家存好钱了吗~



评论

热度(24)

  1. Argue纪清琉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