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raining day(Choi)

Choi
在济州岛的酒店里放下行李箱的时候,崔胜铉还觉得就像做了场梦。

其实也不是突发奇想的想来这里。铺天盖地的言论只是一个契机,装作为了逃避,他丢下bigbang、丢下YG、丢下父母、丢下筹备许久的拍卖会、甚至是丢下权志龙,独自离开了。

不为那些话。崔胜铉只是觉得,自己累了。

当初和权志龙在济州岛时,他们还年少,十八九岁而已。转眼之间,自己已经是个奔三的人了。

这么多年过去,当初那个豪情壮志、想用rap成为世上one of a kind的少年,在经历了风风雨雨、阅尽了人生百态;看到那么多想伤害自己、让自己狠狠堕落的人后,发觉自己已经失去了那执着而炽热的念想。

他想做回普通人,过普普通通的生活了。

崔胜铉不止一次的因此觉得自己老了。年少轻狂的誓言、诺言,又能有多久的效力呢。

可是权志龙却不是。他的志龙,即使是在做练习生时没钱吃不饱肚子、辛辛苦苦的熬夜写词、努力练习,即使是在出道后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被折断翅膀推下悬崖,他的初心也从未改变过。

志龙的梦想滚烫粘稠的如同那地心的岩浆,他怎么忍心让志龙为区区一个自己放弃他那一整个未来呢?

他们的关系,就像那囚徒一般,不可能见光。
-揭穿了,便是万劫不复。

自己现在的想法与爱人的冲突,让崔胜铉压抑的几乎不能呼吸。

于是他像从前他做的那样,逃跑了。

只是没有权志龙,

在济州岛的每一天,他都在想权志龙。

天已入秋了。在海边,比在首尔还冷。

和权志龙相反的,崔胜铉最近的作息很规律。

他幼稚的将电话卡从手机里取出,手机关机。

他的头发是黑色,刘海简单而又温顺的垂在额前。他甚至不再用发胶梳起蓬巴杜了。

他会早起早睡,很少喝咖啡喝酒,甚至很少抽烟。

他看了很久前便想看但却没机会看的电影。

他执着的走很远去想去的地方吃想吃的东西。

他甚至开始穿很久不曾穿过的针织休闲衫。

连崔胜铉都为自己的改变有点惊讶。

早上他靠在露台的扶手上看日出,晚上就坐在藤椅上仰望天空中的星星。星星闪烁,好似人们明亮的眼睛。




崔胜铉每天都会到酒店外的沙滩上站很久很久。

有时他会在沙滩上用鞋子一点点推出一个大大的“Kwon jiyong”,再注视着海水慢慢的将字淹没、吞噬,沙滩恢复原样。

他只会写“Kwon jiyong”,不写GD,也不写G-Dragon。

权志龙,本来就是权志龙。他不是舞台上张扬霸气的GD,而是温顺谦逊的权志龙。

也是他的权志龙。


一个普通的清晨。窗外下着雨,淅淅沥沥的声音让房间内越发的寂静。

崔胜铉看着窗外发呆。

他想志龙了。

失踪数日的崔胜铉终于开了机,装上了SIM卡。铺天盖地而来的消息闯进崔胜铉的眼睛。

他粗略浏览,挑着父母和权志龙的消息重点看。

当他看到东永裴的消息的时候,不禁深深地吸了口气。

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狠命叫嚣着— —

我要回去。

我必须回去。

志龙在等我。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