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ol

韩式半永久单眼皮

花吐症(下)

写完了!
我说没有0.875吧哈哈哈哈
然后我也不会写亲亲…随便一写
没手贱写BE 大过年的一个HE送给大家哈哈哈哈哈

























崔胜铉感到无比的煎熬。李胜利跑了之后这一方小小的空间在他眼里简直就像个桑拿房。他有点绝望的偷偷监视着权志龙的一举一动。

权志龙脑子无比混乱,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先让崔胜铉给自己跪下磕一百个响头再说。
真的迟早被他气出毛病。

幻想了一下崔胜铉给自己磕头的场景稍稍压平了一些怒火,权志龙终于开口了。

“崔胜铉你到底几个意思?”

“你不是喜欢胜利吗?赶紧告白吧,哥都给胜利说好了,一会儿会答应你的—”

“崔胜铉你是真傻还是他妈装傻?”

“志龙…”
“崔胜铉!”

崔胜铉被再一次突然发怒的权志龙吓了一跳。他感到有点委屈,同时也很愤怒。

“权志龙你闹够了没!你能不能别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你—”

“谁他妈告诉你,”权志龙打断了崔胜铉的话,扯着嘴角抬头瞟了一眼他,颇有点怒极反笑的意思,“我喜欢胜利的?”

“我他妈喜欢你啊崔胜铉!”

话音未落,权志龙已经泪流满面。



崔胜铉愣愣的站在原地。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如今在他看来意思却很深奥,深奥到他似懂非懂。

权志龙却没有停下。他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太久,他忍得太辛苦了。

这次他不再担心说出口的后果,而是决定一吐为快。

权志龙说他第一次在地下的club看到崔胜铉的表演就有种特别的感觉。他说不太清楚,但是就是感觉崔胜铉很特别。

后来一起进了YG,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直到现在。权志龙也不知道他对崔胜铉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又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对他的感情就有些不同。

总之这辈子就是栽在崔胜铉这个榆木疙瘩上了。

“我也不想这样的啊,不想你们把我当成怪物,我根本没有办法把你当哥来看…我忍得太痛苦了…”

“谁知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最后却碰上这么个古古怪怪的病!这让我怎么办啊!除了死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与其让你厌恶我还不如让我去死啊!”

权志龙断断续续地说着。他的话已经毫无章法但他还是继续在说,直到最后的咆哮。

崔胜铉呆呆的看着疯了一样的权志龙。说实在的,这十几年来他几乎没有见过权志龙哭。即使在最黑暗的09年和11年,权志龙最多也只是掉几滴眼泪。而像今天这么疯狂的痛哭,他还是第一次见。

这样脆弱的权志龙让崔胜铉非常心疼。

认真来说,权志龙对他的爱一点也不比他对权志龙的少。而面对这样把最脆弱的一面展示给自己的权志龙,崔胜铉只有紧紧拥抱住他的冲动。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权志龙已经崩溃的跪倒在地上。为了环住他,崔胜铉也一并跪下,伸出手托起权志龙的脸。

哭到不能自已的权志龙拒绝以涕泗横流的丑面示人。他用力的想推开崔胜铉,但无奈越推崔胜铉抱的却越紧。

崔胜铉用手指揩干净权志龙脸上的眼泪。他仔细端详着抽抽噎噎的权志龙,随即对准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权志龙忘记了挣扎。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崔胜铉吻到他快窒息了才松开口。

权志龙喘着粗气。崔胜铉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不料却突然呛咳了起来。

权志龙有些惊慌,赶紧伸手给崔胜铉拍背。

崔胜铉又咳嗽了几声。一片白色的花瓣从口中弹出,落到了面前的地板上。

“这…这是…”

“你没有看那个花吐症的解释吗?”崔胜铉看着呆愣的权志龙笑着说,“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同吐出花瓣,这个病便算痊愈了。”

“可是我没有吐花瓣啊…咳咳咳!”

这次,雪白的花瓣径直落到了崔胜铉的鼻头上。

“哇哇哇,我的喉咙真的不痒了!”

崔胜铉看着兴奋不已的权志龙,心里暖洋洋的。

“志龙。”

“嗯?”

“哥怎么会讨厌你呢—”崔胜铉抬手刮了一下权志龙的鼻头,“我爱你。”
“你给我等一下吧,”权志龙拍掉崔胜铉的手,抿着嘴瞪大眼睛看着他,“你把李胜利给我找来是几个意思?”

“不是,志龙你听我说—”

“反正你现在也跪下了,直接开始给我磕头再说吧!”

一直趴在门上听到皆大欢喜刚要进门的李胜利吓得哆嗦了一下。

所以…现在我该不该进去?

最大的受害者李胜利欲哭无泪。






















end.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