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ol

韩式半永久单眼皮

花吐症(中)

这个真的好难写啊😭

我还特意上网查了什么花的花语是不敢表露的爱哈哈哈哈哈哈












拼死拒绝了崔胜铉带自己去医院的要求,权志龙到家后查了一夜这个奇怪的病症。

“原来吐出不同的花还代表了不同的心思?”权志龙盯着电脑屏幕若有所思。

转身从书橱上翻出厚厚的那本妈妈种花用的花类百科图鉴。买了就放在那里落灰,没想到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权志龙捏着藏在演出服里的花瓣仔仔细细的对比着,期间还把放大镜给翻出来了。最后确定了花瓣的品种。


“白色风信子—不敢表露的爱。”


看到这个花语,权志龙一下子愣在了那里,然后苦笑出声。

这个花瓣真是有够准的,自己对崔胜铉确实是不敢表露的爱啊。

权志龙感觉鼻子像被人揍了一拳一般的酸,赶紧伸手揉了揉。

可是眼泪已经不争气地先掉落下来了。

权志龙最后还是没忍住把脸埋在臂弯里痛哭起来。









第二天一早门铃就响个不停。一夜没睡的权志龙此时疲累极了,本想趁着这一天难得的休息日好好休息,但这一声声刺耳的门铃声让他处在崩溃边缘。

“谁啊!”

权志龙懒得开可视电话,直接很不耐烦的冲着门吼了一声。

门外的门铃停了一会儿,接着传来了崔胜铉低沉的声音。

“我。”

权志龙愣住了。他现在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崔胜铉也没调整好状态,没想到崔胜铉直接来找他了。

“志龙,你不开门的话我就一直在这里站着哦,站到你开门为止。”

最近bigbang回归,私生饭可是都在这别墅区里守株待兔呢,崔胜铉怕不是疯了吧?

这个无赖!

权志龙有些气急败坏的打开门。门外站着裹得严严实实连眼睛都没剩的崔胜铉。

“嘿嘿,哥就知道你一定会开门的~”

权志龙四下扫了一眼,赶紧伸手把穿的像兵马俑一般笨重的崔胜铉拽进门。

“哥你来干嘛啊?”

“哥来看看你啊。你又犟,不去医院,”崔胜铉一边摘口罩一边笑,还把左手上拎着的塑胶袋逗小孩一样在权志龙眼前晃了晃,“喏,托经纪人哥去买的梨,还有止咳糖浆。不知道对花吐症引起的咳嗽管用不管用,但我听胜利说你昨晚喝了蜂蜜水压下去不少,那我想止咳用的大概都会减轻这症状吧。”

“啊,就为了送这些东西…”

权志龙面上嫌弃的不行,但嘴角的笑意已经出卖了他。

“不过还是谢谢哥了。”

“但我今天来还有个问题要跟你商量,”崔胜铉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昨晚我查了花吐症的治愈方法,并且那片花瓣的花语我也一并查了—”

崔胜铉盯着目瞪口呆的权志龙的眼睛,从大衣内口袋里掏出前一晚被权志龙拍掉的花瓣,“白色风信子,对吗。”

权志龙转过脸去避开崔胜铉的眼神。

“不敢表露的爱?”

“我想知道志龙你暗恋的是谁。”

“不不不不行!”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这样下去真的会死的啊志龙!”

“不不不…不能说,”权志龙皱着眉头思考托辞,“公开恋情的话,现在又是回归期,对bigbang影响不好啊!”

“你看看是bigbang队长恋情公开对bigbang影响大,还是bigbang队长暴毙而亡的影响比较大!”

权志龙被死这个字给惊了一下。能言善辩巧舌如簧的队长一时想不出什么辩驳之词,只好噤声。

崔胜铉看着出神的望着窗外的权志龙,懊恼自己说错话的同时,一瞬间也没了主意。


他喜欢权志龙很久了,久到自己都回忆不起来是什么时候有了这心思的。


或许是在孩童时看权志龙笑的开心时,又或许是在得知自己成功进入YG祝贺自己时。


崔胜铉怀揣着这么一份甜蜜而又苦涩的爱恋。志龙是好的,是对他动心思的自己不好,是自己没有当好大哥。


现在得知他有了喜欢的人,心里闷着难过的同时,又为志龙庆幸着。


那个少年终究还是长大了。最终会结婚生子,远远的离自己而去吧。


如今连喜欢的人是谁都不愿意跟他说了。恋人必然是当不成,现如今连做哥哥的资格都快丧失了。


崔胜铉看着站在窗边的权志龙瘦弱的背影,沉浸在浓烈的悲伤之中。
















tbc.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