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stupid in love(HE)

和我之前写的一篇TG同名
觉得写得很水 梗也很烂
其实首尾很呼应
两个深陷爱里的人真是愚蠢
蠢的只为对方着想

BGM:bigbang-stupid liar








“万万?”

“小白,这是我女朋友。”



白曜隆再一次从梦中惊醒。

梦中他坐在桌边,对面的人看不清脸,桌上放着一把匕首和一张纸。

这已经是白曜隆这周第四次做这个梦了。没有一次安眠,未做梦的晚上白曜隆是以失眠度过的。

白曜隆爬起来走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梦诡异在真实感强烈,白曜隆不禁打了个寒战。



最近白曜隆觉得王昊很不对劲。

从他又开始吸烟就看出来了。

彼时王昊正在跟白曜隆谈论新歌的韵脚,笑了会儿,漫不经心的捏碎了手中烟的薄荷爆珠。

白曜隆保持着傻笑的表情瞥了眼矮几上放的烟,嘴巴张了张,终于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王昊不对劲也在于他面对白曜隆时变得礼貌而疏离。

他拒绝了白曜隆从那家很远的店扛回来的成箱的椰汁,他打掉了白曜隆伸进自己碗里夹蔬菜的筷子,他拒绝了白曜隆托朋友带来的各类演唱会票,他拒绝了白曜隆总是看似无意间的肢体接触,他在台上不泼白曜隆水,不摸他的腹肌,连正常的对视都没了。

他开始拒绝白曜隆这个人,划清界限。

白曜隆着急,但也无奈。他并不知道根结出在哪里,整天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直到头破血流。

所以当王昊领着一个女孩子来到他白曜隆面前笑着对他说那是他女朋友时,白曜隆其实不是特别惊讶。

除了心痛如绞,他迷糊的想起自己的梦。

那张纸上写着再见。

之后,对面的人抓起刀子捅进了自己的胸膛。

白曜隆终于看清对面那人帽檐下的脸。



“差不多得了,别他妈再喝了!”

白曜隆最近一直过着这种生活:白天在工作室睡觉,晚上夜不归宿烂醉在酒吧沉睡到清晨。

这种糟糕的状态一直到某天早上壳总骂骂咧咧走街串巷终于找到白曜隆时结束。

弹壳累得气喘吁吁一脚踢开街边最后一家酒吧的门看到睡得正香的白曜隆,气不打一出来。

他走过去掐了一把白曜隆的脖颈儿,但并没起什么作用。白曜隆装死装的很彻底,连鼻涕泡都冒出来了。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弹壳叹了口气,看着眯缝着眼的白曜隆抿了抿嘴,“你不应该以此来惩罚自己才对。”

“赛后老万被推到风口浪尖,你是最能安慰到他、帮助到他的人。你们也是那时候将关系冲破桎梏的吧。但既然他现在拒绝继续走下去,那你就顺其自然,放手做好自己吧。”

白曜隆很想大声驳斥弹壳他们不是仅仅止步于安慰帮助的关系,但他好像没有什么资格,也不知应该站在什么角度再去说这句话。

“我知道你听到了。回去吧。”

白曜隆皱紧眉头撇着嘴,紧闭的眼角终于湿润了。


我要疯了 我要疯了
看看那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他妈是怎么想的,但是你起码给小白一个解释吧?”

弹壳丁飞难得严肃一回,把王昊硬生生从家里绑来工作室谈话。

但是王昊一直在沉默。

丁飞弹壳对视一眼,也沉默了。

三个人处于一种难熬的沉默中。

“壳总,飞哥,”王昊打破寂静,鸭舌帽下的脸看不清情绪,“我不喜欢小白,这都是他一厢情愿。”

“你们他妈的没病吧,一天到晚的这是搞什么?”弹壳听至此忍不住开始破口大骂。思至之前白曜隆在酒吧趴着默默流眼泪说的一句又一句我只喜欢万万,现下心疼之余只想骂醒王昊这个蠢货。

问题既然不在小白身上,那就是王昊在作妖。

丁飞忙着拉扯气到将近昏厥的弹壳,两个人都没注意王昊开口小声说的话。

“我给不了他什么的。”





小白回到工作室,依旧是一身的低气压。整天儿冷着个脸,整个人像个冰块一般,一点也不像原来那个傻笑着像个大棉花糖的小白了。

两人像是在拔河的两方,紧张而神经质,手里已经搓出黏糊的血,但都咬着牙不服输。

红花会里的气氛越来越怪异,一大堆老爷们儿看着这两个男人彼此僵持不下,觉得心惊胆战。

最后壳总发话请大家吃饭,想以此来缓和气氛。白曜隆倒是欣然应允,王昊却一脸不乐意。最后弹壳脑袋一热,把王昊跟他女友都请去了。

在其他人得知之后要群殴弹壳的时候,平时也爱闹的他吐了个烟圈叹气。

“早点让小白断了念头也好。”

吃饭落座时王昊女友和白曜隆分别坐在王昊两边。

一晚上王昊都低着头不说话,一个劲的喝手边的椰汁,听着红花会的兄弟们聊天,听他们和自己的女友谈话,白曜隆依旧是傻笑着的。

直到那道王昊最爱吃的锅包肉端上来,白曜隆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抿着嘴把菜盘子直接端到王昊面前。

王昊一下子有点呆,而且白曜隆僵硬的表情让他觉得很想笑。

总之是哭笑不得。

屋里一下子鸦雀无声,弹壳他们总归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王昊的正牌女友震惊的同时却什么也没做。

王昊愣了会儿直勾的站起来撂下句“失陪”,直接跑出去了。

众人的目光转向白曜隆。

白曜隆斟了一杯红酒,冲着王昊的女友微微笑了笑。


“嫂子,我敬你。”




我希望你说的话都不是真的
我心里什么都明白


明明只是喝椰汁,但是却像是宿醉一般,王昊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

打了个哈欠摸起手机开机,信息电话就像轰炸一般叮个不停。

王昊突然觉得有点心慌。

他拨起弹壳的电话,刚接通那边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我去你妈的弹壳,你说清楚到底怎么了!”王昊找了个间隔大吼了一句。

“白曜隆走了,下午的飞机。”

“你他妈就作吧,作死你算了!”

王昊愣了一下马上翻起来开始穿衣服,期间弹壳一直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个不停。

“昨晚白曜隆喝多了,但好像又没喝多。他跟我说话谈心的时候清醒的很。

他告诉我他很爱你很爱你,但他好像只能放弃了。

他…告诉我,他觉得大概是原先有很多日子没有陪伴你,譬如你之前在东北被各种人算计…你觉得不敢信任他吧。他觉得自己也不算好,你离开他是正确的选择。

他告诉我他要退出红花会了,微博里今天凌晨也发了。

我没同意,但他执意要走。行吧,但只要他回来红花会就有他的位子。

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要不要去追全在你。”

“我追有什么用!”

“你他妈还不明白吗!”弹壳大吼,“我们其他人都不行,只有你追他才会留下来!”

弹壳猛的挂断电话,想起昨晚白曜隆说的话,心脏一顿一顿的疼。

“壳总,我真不怪万万。我怎么可能恨他呢, 都是我的原因。”

如果时间可以倒转回去的话
如果受到挫折时我留在你身边的话 已经晚了


王昊穿着薄T恤奔跑在深秋西安的街道上,鸭舌帽都没顾得上戴,略长的头发乱七八糟的翘着。

没有搭配,抓到什么就穿什么。也不怕冷,浑身的血液早就像被冻住了一般。

王昊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大概是自己诡异的样子加上苍白的脸和红眼圈,没人敢让自己搭车,但是他还是跑个不停。

停下来就真的来不及了。


内心的声音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追回小白,告诉他自己爱他,去他妈的父母之命。


傻瓜,不是因为我不信任你啊…



王昊捏着航班号核对信息的时候,发现白曜隆乘坐的那班飞机刚飞走。

女友实际上只是个幌子,为了混淆父母的视线。

快30岁的他经不住父母的猜疑,怕父母对自己失望感到痛苦,只是想做戏而已,没想到自己这一作,把白曜隆也作没了。

连兄弟都没得做了。

他想起白曜隆在酒局上那少见的严肃表情,忍不住笑出声。

笑的同时包括着咳嗽和泪水,通通都出来了。

最初相遇时候的你
再也回不到了吧


“万万?”

王昊回头,看到窝在候机椅上揉着眼睛的白曜隆。


“啊,我的航班!”

“刚才飞走了。”

“哦…”白曜隆揉了揉鼻子,那我只能改签了…你是来送我的吗?”

“不是。”

“哦……”

“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啊??”

“告诉我父母…”王昊走过去拽起白曜隆的手,露出中指上的同款戒指,“这是我男朋友。”







我真是蠢 我真是笨
深陷其中的爱真是愚蠢

但我乐在其中






end

评论(28)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