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我的老师

胡乱写的东西,给我的钢琴老师。


虽然我现在跟人相处的时候人家都说我高冷,但我小时候很自来熟很皮,学骑自行车都能把腿摔骨折那种。

那时候我又瘦又矮,适合我骑的自行车只有两大两小四轮儿驱动。后来妈妈买了辆完全不适合我身高的大自行车给我,我还骑的上瘾,老爹有天回家告诉我说在街上看到我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是个猴在骑车。

上学早了点儿,加上我小时跳了一级,手拿笔总拿不好,完了还是个左撇子,上个练字的课不但胳膊肘老跟人打架还碰倒了无数人的墨水瓶,最后还都洒别人本子上了。

老师给妈妈做了几次思想工作后她也无奈了,又考虑到我根本不安生,最后让我去学钢琴。

但我根本不乐意,我从小比较喜欢画漫画,但无奈妈妈不同意我去学素描。但我不喜欢钢琴,找的一对一的老师我也想方设法死皮赖脸的能躲就躲。

一开始我喜欢装病,但家里那些温度计全被我插沸水里升温给插炸了。后来就在脸上抹红颜料,拿塑料袋装热水捂在脸上额头上。有次装的太急,水洒了一床,妈妈就很生气了。我那晚上在那张床上睡了一宿,冻的我以后再也没动过装病的歪脑筋。


其实我们老师是个很温柔的人。一开始每周周四去学钢琴我几乎没有正儿八经的学过一次,但是她真的是特别认真的教我,虽然我经常把她气哭。后来大了点懂事了,总算开始好好学。

零几年的时候考级还是可以跳着考的,现在大概不可以了。

我们老师挺厉害的,她几乎什么乐器都会。等我放长假频繁的学钢琴的时候,课余时间就会跟她学小提琴啊电子琴啊葫芦丝啊声乐啊等等。还不收钱,是免费的。

所以我的简介上一直坚持死皮赖脸地写上“乐器全能”,我觉得特给我老师长脸。

其实到现在我都觉得钢琴之类的乐器什么的是很枯燥无味的,但是为什么坚持了八九年的时间,我也搞不懂。

大概是老师实在是太好的人了,我也不好意思再混那些课。

等我开始初二三的时候,十级早就考完,学了一部分演奏级后,因为学业开始繁重,我就没再学过钢琴了。随之而来的,我其他“不务正业”的爱好也一并停止了。

前几年其实也没有和老师失去联络。过年过节的时候只要我有空,我就会去拜访她。

初三毕业后我如愿考到重点高中的实验班,从那以后开始非常的忙碌,机械的生活着,我已经忘记自己是为什么而存活。

高三是我顶顶灰暗的一个时期。我经历了太多东西。有各种感情上的波折,家庭的问题,晚上刷题刷到后半夜生不如死。

快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元旦前一天晚上我们放假,我一个人脱了大衣穿着一件卫衣在亮着灯的操场上打了一晚上的球。

第二天我感冒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这三年过的很浑噩,但是这又是我不得不接受的一种生活。

在这条路上,我丢失了很多人。

高三下半年初期,我一练成绩不理想。闷头学习的时候听到妈妈嘟囔,我那钢琴老师的丈夫去世了,半夜突发心肌梗死,不吭一声走了,早上我老师发现的时候尸体都僵硬了。


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已经太久没有见过面了。


我一开始感觉没什么,摇摇头又开始做B卷。

但是那天后半夜当我累的处于意识混沌的一种阶段丢了笔打算睡觉的时候,突然忍不住哭了。

之前那么多困难的时候我没哭,长这么大,在自己清醒还有意识的时候是第一次流泪。

我的老师,也是我在这条路上最终丢失掉的人。


过了几天下了晚自习上了车,我裹紧衣服瘫在后座上昏昏欲睡。快到家的时候听到离家不远的老师教课的那栋小阁楼上隐约传来了钢琴声。

我打了个激灵彻底清醒了。

就着外面的灯光我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九点五十分了。


在我仍学钢琴的时候,她从未在晚上教过课,所以对此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回家后看我把牛奶喝完爸妈就睡了,我高三来第一次无心思去做题,套了个外套就偷偷溜出去了。

钢琴声依旧没停止。

我上楼去,站在门外静静的听了一会儿就走了。

我不敢推门进去。

我不敢想象我的老师已经多么苍老憔悴了。


夜夜回家的时候都能听到那钢琴声。

高考完毕后我去南京参加自招考试,回来时已近七月。又过了大半个月,我晚上再出来溜达的时候,阁楼上已经没有钢琴声了。

过了没几天,说是为了美化街道,那栋年久失修的小楼就被拆除了。

大晚上的我在那里愣愣的站着,吓跑了好几个过路人。
没人知道当时我心里在想什么。

没过一会儿我就走了,暑天的晚上我穿着短裤,感觉有点冷。

老师去哪了我也不知道,也没问。

有些事是命中注定,那就顺其自然吧。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