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表白(HE)

白万白


灵感源于一个采访
问题和答案都是真实的
好好的梗被我写废了…
求不嫌弃求轻喷
要谢谢@miumiumiu_(:з」∠)_ 提供的梗啦








“是否有过男生对你表白?”

两个人听到这个问题都有些微的愣神。

之后,小白憋着笑看着王昊一脸坚定不移视死如归的举起牌子“对号”的那面。




这一切是从小白入会不久就开始的事儿。

在节目上两个一脸阳光正直的大男孩儿,私底下其实非常会玩会撩。

他俩哪是兄弟,分明就是僚机,也可以叫撩(liāo)机-撩妹机!弹壳和丁飞他们总是这么嚷嚷,时间长了他俩也开始互称僚机了,私底下“王僚机”“白僚机”“傻僚机”的嘻嘻哈哈叫。

自诩东北纯爷们儿的王昊更年轻时走南闯北泡吧泡妞,如今已成熟些不如当初那么疯狂,但还是常常和白曜隆一起厮混在夜半的酒吧,如鱼得水各种闹腾。
不为什么,王昊只是常常觉得从小白身上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




白曜隆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虽然生得一副好皮相,总是一脸人畜无害,但王昊知道小白的内心和外表其实是成反比的。

他觉得他自己也一样ಠ_ಠ

有一段时间内小白跟王昊几乎天天都要半夜三更摸出去嗨,清晨时分再一股脑儿滚上同一张床。

王昊对此的解释是,亲兄弟一张床嘛。

白曜隆是感激王昊不计后果陪他瞎混乱疯的,对于万万的这个解释,神经大条的他表示完全信服。

咱俩可不就是亲兄弟嘛!白曜隆在酒吧大着舌头如是说。

就像地主家的傻儿子。王昊笑称。





玩的久了,小白自觉有些腻,而且想安安稳稳坐下来写词的时候,脑袋里总会出现各种乌七八糟的东西以及女孩子们的大长腿,白曜隆仔细考虑一下,还是先做出些成绩,不能玩得太过火。

王昊对此也只是耸耸肩,之后便沉默了。

不出去乱搞了,小白却还是想腻歪在王昊旁边,只是两个人除了互当僚机瞎搞时有莫名的默契,平时日常生活也只能说了解不多。

白曜隆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张床都睡过了,却什么都不了解。

他甚至自己矫情的想,这大概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吧(……)。

白曜隆不甘寂寞的开始一天到晚的缠着王昊。抢王昊的椰汁,给王昊当大型靠枕,跳各种稀奇古怪的舞蹈逗王昊开心,甚至听歌都非要抢王昊的一半耳机。

王昊虽然一开始有些拒绝,但是也无可奈何。

痛并快乐着ಠ_ಠ





王昊的焦躁症如定时炸弹般突然爆炸。

写词瓶颈期的他对白曜隆突然发作,撕碎所有不满意的歌词后一拳重重擂上白曜隆的胸膛。

也擂在白曜隆心上。

白曜隆脸色发青,抿着嘴重重点了点头,转身摔门而去。

王昊愣了半晌,呼出口气,坐下重又点上烟。

前段时间一次没抽过,现在烟瘾又犯了。

一时不习惯抽的太猛,王昊捂着脸呛咳的浑身抽搐。

眼圈也发红。







王昊一气抽光了家里所有的烟。

咳嗽着打开门时,惊讶地发现蹲在地上的白曜隆。


小白睡眼惺忪的抬头,发现是王昊,瞬间瞪大眼睛,想站起来却腿麻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王昊看着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时无语,一脸懵逼的盯着同样一脸懵逼的白曜隆。





“你在这做什么”

“万万,”小白张了张嘴发出声音,“我有话想对你说……

之前瞎闹,你陪我瞎闹,我闹你你也任我闹,你说这是兄弟。


我现在想越个界…

因为我发现其实我不想做你的僚机或者让你来做我的僚机,兄弟朋友的喊一辈子…


我发现其实我不是喜欢瞎搞,我只是挺喜欢早上一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的感觉。”







小白憋着笑同样坚定的将“对号”那一面高高举起来。





我喜欢早上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的感觉。

我也是。





end







评论(2)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