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恐高症

今年的志龙生贺 源于去年那个照片梗
我18号去外地 所以那天没空发
提前发了
说实在的是我瞎写的 看着图一乐就行
然后 看文愉快





权志龙有恐高症。

但是权志龙隐瞒的很好,这一切根本没人知道。父母和姐姐不知道,羊羹不知道,社长不知道,弟弟们和永裴不知道,就连崔胜铉都不知道。

反正是个人就不知道。

笑话,这个病说出来跟闹着玩儿似的,怎么配得上我这强大的气场?说出来一点都不酷。


不准反驳反正老子最酷。


但是现在,权志龙望着蹦极的高台狠狠吞了一口唾沫,明白了—自己一直隐(装)瞒(bi—)的报应来了。

“你在这等着,我去买票~”崔胜铉轻轻拍拍权志龙的肩膀,温柔的笑了笑,“没事,一点都不吓人。”

“这他妈的还不吓人那什么才叫吓人在我二十九岁生日来这出下来老子如果头破血流半身不遂提前进入老年期了bigbang还出不出新专了崔胜铉你这是要作死我吗?!”权志龙暗中狠咬后槽牙内心疯狂的腹诽。

蹦极的提议是崔胜铉提出来的,在权志龙二十九岁生日前一天。

“唉志龙,你陪哥去嘛,大声他们都有别的事情,哥这么大年纪了自己去蹦极你放心吗~”

“哥,不是—”权志龙憋了口气一把推开傻笑着黏上来的崔胜铉,“为什么非要在我生日那天去蹦极啊??”

“秘密~”

“秘密你个大头鬼,你可别学东旭哥那一套…”权志龙有些无奈的抿了抿嘴唇,“你要是不告诉我我是绝对不会去的,但你要是告诉我。”

“你就去你就去?”

“我当然还是…考虑一下。”

完了。怂了。没脸见人了。

“哎古…可是这个秘密我现在是不能说的,”崔胜铉换回正经的表情望着权志龙,“但哥向你保证,哥一定会告诉你的~”

………当然要不是崔胜铉持续一整天的无下限撒娇卖萌,权志龙最后也不会犹犹豫豫的跟去的。

装X的结果就是现在腿软的跟意大利面似的都快走不动了。

万一头朝下一把磕死了血洒在腿上岂不是就像搅和了番茄酱的成品意大利面了…

好在今天是工作日,游客不多,要不自己等会儿蹦极鬼哭狼嚎的…

谁还没有个脸啊。

谁还不是个宝宝啊。

权志龙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脑内胡思乱想的时候,崔胜铉已经捏着票兴高采烈的小跑过来。

这时权志龙不知哪来的勇气,朝他哥大吼了一声:“崔胜铉我恐高!”






“啊?”崔胜铉将耳朵上的运动蓝牙耳机摘了下来,“志龙你刚刚说什么?”

“没没什么,”勇气在那一声大吼中已经消耗殆尽。

真笨 竟然忘记耳机这回事了。

权志龙犹豫一下只好无奈的低下头,“我们走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权志龙觉得崔胜铉攥他的手特别用力攥得特别紧。


绑好绳子,崔胜铉在跳之前突然一把抱住权志龙。
“哇啊哥你干嘛啊!”

于是蹦极的时候整个山谷都回响着权志龙这一句小奶音。

而权志龙耳边却是崔胜铉那把在风的阻力下显得更加低沉的声音。
志龙别怕,有哥在。



“崔胜铉!”

“啊?”

两人开车赴权志龙家吃生日晚宴的时候,权志龙彻底炸毛了。

急刹车直接导致崔胜铉的俊脸“bang”的一声磕在车前。

“你又不系安全带!”权志龙看着崔胜铉一脸懵逼样就气不打一出来,最后还是骂骂咧咧的把崔胜铉的安全带给系好了。

谁还没个脸啊。

谁还不是个宝宝啊。

今天这脸在蹦极的时候算是丢尽了。

权志龙一生气干脆将车熄火停在了路边,“你今天蹦极的时候突然抱我干嘛?!”

“你别生气嘛,”崔胜铉揉着通红的额头依旧保持着一脸傻笑,“你不是害怕嘛…”

“谁他妈给你说我害怕了,我不恐高!”

“志龙,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有恐高症了。”

“好啊你,”自认为老脸丢尽的权志龙打开驾驶座的门就要下车,“那你是不是存心想看我出糗啊?!”

“不是这样的志龙,”崔胜铉看着权志龙转身要下车也有点着急了,一把拉住权志龙的手,“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啊?”权志龙一把拍开崔胜铉的手,“那感情是哪样啊?!”

“志龙,”崔胜铉皱了皱眉,“你知道我要入伍了。”

话音未落,车内方才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变冷了。

别。

别崔胜铉。

说好不提这件事的。

你今天是不是存心要找我难堪。

你走就走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不要管不要想好吗。

“志龙,”崔胜铉叹了口气,把身子侧向权志龙,“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你恐高。但是,我也查过,你的恐高其实是心理上的压力在作祟,完全可以克服…”

“哥快要入伍了,志龙要整整两年见不到我,没有哥在身边,遇到很多事的时候会变无助吧。但我希望我们志龙在遇到难题时,记得哥永远在,永远支持志龙。就像今天蹦极,即使以后哥不能像这样在你身边,但希望你能想起哥那句'志龙别怕,哥永远在'”

“哥希望志龙永远不失望,在哥不在身边的这两年里,能勇敢的面对一切,就想面对自己的恐高症。隐瞒不是解决方法,只有直面才行。”




话说的慢吞吞,但也有效。

权志龙已泣不成声。





生日当晚,崔胜铉陪着权志龙一家人吃饭,所以才有了那张全家福。

镜头下的权志龙眉眼弯弯,在柔和的烛光下格外动人。


2017年崔胜铉入伍,权志龙陪他一起去剪发,笑着陪他聊天,为他拍照,全程没有哭。

困难就像我的恐高症,敌人就像我的恐高症。

但是哥,我会勇敢面对的这一切的。


因为有哥在,志龙什么都不怕的。




end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