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社交恐惧症(上)







刚写的,趁热吃






崔胜铉有社交恐惧症。

“啊哈…这可不是他长着一张禁欲脸还总保持着性冷淡的表情的原因,他只是害羞。”崔先生的心理医生东永裴在为见习生们介绍经验的时候如此自以为幽默的解(dǎ)释(hā)道(hā)。

“东二贝,我哪里看起来像性冷淡了,你不就是嫉妒我眼睛比你大还是外双么。”这种时候,崔胜铉总会保持着性冷淡的表情一针见血且毫不客气的刺破东永裴比天高的自尊心。

“开个玩笑还这么伤人,像你这么说话怎么可能找到对象,可不就是性冷淡。”支走见习生后,东永裴的笑脸也总能在面对崔胜铉这令他头疼的对象的时候迅速垮下来。

真是不可救药,这年纪轻轻的,嘴怎么这么毒。每当说不过崔胜铉的时候,东二贝总会如此痛苦的想。

遇到这个奥客,全是托了崔胜铉在美国进修心理学的表哥-崔东旭的福。

“小胜铉,你这个病因…”崔东旭仔细研究了崔胜铉的报告后开口道,“可真是少见…”

“我也不想有这么反社会的病,还有,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小胜铉。”

“因为不习惯肢体触碰所以出门裹的严严实实最后因为在便利店被误认为是抢劫者从而被扭送至公安局…”崔东旭嘴角歪了歪,“从此之后便厌恶与外人打交道??”

“差不多是这样。”

“你可真是一朵奇葩。”

“我不否认这个观点但是,”崔胜铉皱紧眉头,“崔东旭,说过多少次了,你刚从美国回来这是事实,但你也不能乱用这些词汇。'奇'在这里发音是qí,不是jī,后面的字念pā,不是让你念半边念成bā!”


“喔,这样,”崔东旭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歪着嘴冲崔胜铉坏笑,“那这样是不是该把'一朵'换成'一根'的?”

“快滚!”



被指给东永裴后,除了经常被拉去夜店或游乐场这种人多的地方外,好像也没人给他指一条明路走走。

这可真是…

深陷有病和没对象的痛苦漩涡中的崔先生只感觉肾心两伤。


几天后。



被东永裴强拉去前一晚疯到凌晨三点因而正在家蒙头大睡的崔胜铉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从梦里惊醒。

“谁啊,这大清早的!”因为美梦被打扰而肝火格外旺盛的崔先生气愤而狼狈的跑去门口开门。

没想到一开门,一个小个子转眼间从崔胜铉胳膊底下强行钻了进来。

钻的太快,崔胜铉只来得及看到那家伙头顶蜜柑色的小发旋。

“哇,这家具好棒啊,”小个子兴致勃勃的将爪子伸向崔胜铉刚拍下的椅子,“还有这装修,真不错~”

“在这之前,”崔胜铉上前一步攥住乱动的爪子,深吸一口气忍住来自于肝的怒火,“你是谁?”

“你是崔先生吧?”小个子这才转过身去微笑着打量崔胜铉,“我是权志龙。”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