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百万狗一只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喜欢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古天乐小迷弟

【玄中段子】下雪的早晨

燼灰_今天玄中有粮了吗:

和木杵君一起开的脑洞。过冬天!打雪仗!
暂时没写茶会……明天不困了再写(你
不知道怎么风格的ooc法。慎。
不要在意时间线。



——————————————————————————————————


那天气温骤降,早上醒来的中也君刚把头探出去就感觉鼻尖一点凉意。他有些费力地微微抬起头张望着,很快脸颊也变得冰凉——不知道壁炉里的火什么时候熄的呢。他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又把头缩回了玄儿温暖的怀抱里,继续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醒来,正对上玄儿那双漆黑的眼睛。玄儿看起来有点莫名的兴奋,中也君眨眨眼睛,睡得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玄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中也君,他说,下雪了呢。




这是中也君在暗黑馆定居后下的第一场雪。听玄儿说这里难得下一次雪,上次已经是大概十年前了。


怪不得这么激动啊。中也君想。


其实中也君何尝没有点兴奋呢。三十三年间当他逐渐明白自己的感情,回忆起来却发现他们竟没有一起走过一个完整的四季。然而遗憾固然是遗憾,这次终于有机会弥补他也不能表现得太孩子气——虽然看起来还是二十上下的年轻人,内里毕竟已是快半百的人了,太跳脱了怎么好呢?


可是玄儿并没有给他这个矜持的机会——不如说,玄儿太了解中也君了,才不想让他这样。


“看起来像个小老头似的。”他抱着双臂评价道。


“本来就是了。”中也君嘟囔,得到了一个吻作为回应。





吃过午餐——两个人一向习惯把早餐直接睡过去——玄儿拉着中也君去花园赏雪。雪积得不厚,大概刚能没过脚面。中也君听着鞋子踩在雪里嘎吱嘎吱的声音,心情没来由地轻松了起来。


“玄儿——?”


他刚想找玄儿,却忽然感觉左臂被什么东西砸中了。低头一看,衣服上还有残留的雪痕,一个差不多散了架的雪球躺在地上,无声地指出凶手的罪行。


中也君回头,果然发现玄儿从旁边灌木上捧起一把雪,一边团着雪球一边轻巧地笑。


“玄儿!”


探寻的语气带上了微微的责备,却并没有多少真正的怒意。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中也君瞪着玄儿,无声的谴责。


玄儿并不答话,只是又冲他笑笑,把手中的雪球直直丢了出去,正砸在中也君衣领处。一点冰凉的雪水接触到颈子上柔嫩的皮肤,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赶快拍掉雪球,把领子拉高了点。


“别这么严肃呀,中也君,下雪不就是要打雪仗才有意思吗?”玄儿的声音听起来说不出的开心。


你一向以欺负我为乐。中也君在心里悄悄撇了撇嘴。


灌木上的雪算不上干净,毕竟浦登家的花园是一脉相承的少人打理,常绿灌木的叶子上也落了不少灰。不过中也君这时也顾不上这些了,顺手从旁边抓起一把,就开始团雪球。玄儿一看他这准备回击的架势,转身就往院子空地的方向跑去,中也君也不急着追他,只是团着手中的雪球慢慢跟过去。


刚踏进空地,就有几个雪球连续砸过来。中也君躲闪不及,中了好几弹。


“真稳重啊中也君,不过这样可能会吃亏呢。”


空地另一端,玄儿笑眯眯地看着他,脚边堆了好几个雪球。


都丑丑的。中也君看着玄儿的雪球堆,心想。





可是打雪仗这种东西是不在意雪球长得好不好看的,中也君很快被玄儿打得节节败退。玄儿一手掂着雪球,一边笑得眯着眼,没留神被一个雪球击中了后背。


回头一看,竟然是美鱼美鸟。


“玄儿哥哥过分!”


“就是!还让我们不要欺负中也先生呢!”


“我们来帮中也先生啦!”


“就是!中也先生需要我们的帮助!”


玄儿一边躲开两姐妹的进攻,一边哭笑不得地问:“我才是你们的哥哥吧?”


“是呀!”双胞胎异口同声地回答,手里的动作却没停下,一个团雪球一个砸,配合得异常默契。


“我们是很喜欢玄儿哥哥没错啦。”


“不过更喜欢中也先生!”


中也君站在战局之外,偶尔补个刀。在玄儿用求助的眼神看过来时,他回以一个狡黠的笑。





“好啦,我回去给你们泡点红茶。你们也别玩太久啊?都没戴手套……会感冒的。”


暗黑馆的佣人如今几乎只剩下清洁人员和厨师,所以中也君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宅子新的管家——他倒是真管得井井有条,还曾被玄儿戏称“老妈子”。


“中也君!”


听到玄儿的声音中也君习惯性转身,一个雪球正正好砸在他的胸口,心脏的位置。他不明所以地看向玄儿,玄儿眨眨眼,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


“抓到你啦。”他说。


——一个段子要什么END


(玄中没有一起过过冬天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评论

热度(20)

  1. Argue燼灰_玄中的粮是不存在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