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e

体积狗一只 有团魂的男饭 失踪中 不定期更新
乐器全能 疯于打篮球 阴阳师不氪金大菲酋
本命黑古 圈死 生生世世喜欢古仔

我超想知道古仔认女儿尸体还有最后回忆之后自杀时的小提琴背景乐,我记得一开始镜头是夕阳下的海滩时也是这个背景乐
听歌识曲识了半天也没识别出来😂

破200了哈哈哈哈
很开心 然后也谢谢大家的支持
等我写完星期恋人梗就给大家再次点梗
点什么写什么
写不出来…
就写不出来吧😂

星期恋人(HE)

那啥…这是为了安慰各位奋战中的小姐姐小妹妹的点梗

星期恋人梗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梗,没找到漫画看,大体上有那个意思,也不知道写得够不够味儿

大概是个中篇吧,预计会写七个chapter,可能七夕之前会结束

但完全看我心情 ಠ_ಠ

就,看文愉快











Sunsay-Monday

“同学,你又迟到了。”

崔胜铉一手抓着名单,从容不迫地伸出另一只手,准确无误的一把将脚底抹油欲蒙混过关遛之大吉的权志龙拉回到校门口。

“帅哥,帮帮忙,再这样下去这就是我这周第六次扫操场了…”权志龙逃跑不成,只好在心里咬牙切齿将崔胜铉翻过来倒过去的碎尸万段千千万万次又在脸上可怜巴巴的卖萌。

“不好意思同学,”崔胜铉面无表情的盯着权志龙,“这是我的职责。而且,”

凭借身高优势一把扣住权志龙的黑色棒球帽摘下,一头五彩斑斓的头发露了出来,“昨天我可是告诫过你。染头发、不别姓名卡。根据校规,同学你可以把这周最后两次扫地补齐了。顺带,你还可以用这七次扫操场换来一次召唤家长哦。”

“……这他妈一点都不好笑。”

“不好笑也得在这里签字。”崔胜铉依旧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名单递了过去,“换种你这智商听得懂的说法,明天叫家长来。”

“喏。”权志龙撇着嘴迅速写完把名单推了回去又欲逃走。

“我怎么不知道你叫全智贤呢?重新签。”这次可一点情面也没留,崔胜铉直接扣住欲逃跑的权志龙的脑袋转了一圈,还没待权志龙把气喘匀正觉天旋地转的同时就把名单推到他眼前。

“哦哦哦哦你给我等着!放学你别跑!”权志龙破口大骂崔胜铉,发现快打铃时末了还不忘一把抽回自己的棒球帽,气急败坏的瞪了崔胜铉一眼,慌不择路骂骂咧咧的跑回教室。

崔胜铉微挑嘴角笑了笑,转身离去。



“mmp,让我知道门口那个查迟到早退染头发拽的二五八万的整天脸板的像便秘似的人叫什么,我一定要弄死他!”放学后,权志龙和李胜利、姜大成几个人留在操场扫地,黄昏下的学校回响着一片“刺啦刺啦”的声音。

“行啦哥…你那算明显的,我今早只是迟到了十秒啊…”听罢,姜大声一脸生无可恋的翻了个白眼。
“我今早只是想不走寻常路一把,帅一回,”李胜利一把撂下竹制扫把撇了撇嘴。

“你干什么了?”

“我爬墙了。我才刚爬上墙头,就看到咱们伟大而敬业的纪检部长面无表情的抬头望着我。当时我就跟见了鬼似的吓得一哆嗦,赶紧往回爬…”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被他拽着脚踝一把给我胡噜下来了,摔了个狗吃屎。”李胜利一边说一边撩开刘海,露出一个小创可贴,一脸不明所以的炫耀,“喏,我都负伤啦。”

“你这咋还骄傲开了?蠢到都负伤了。看把你膨胀的。”

“哎志龙哥,”李胜利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望着权志龙,“你问那个面瘫叫什么?你不认识他?”

“我也只在他每天早上准确无误的伸手抓我的时候认识他。”权志龙没好气的呛声李胜利。

“你真不知道?”

“你这小崽子怎么还卖起关子了?你要是知道他叫什么就快告诉哥,哥忒想报仇了。”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你报仇?你别打他身上自己骨折就行了哥…”姜大声愁眉苦脸的开口,活像铲屎官权志龙家的沙皮狗家虎。

“哥哥哥,他叫崔胜铉,”李胜利一把揽住正欲冲上前去敲大声爆栗的权志龙,“而且,他在我们学校知名度高,不仅是因为长得好看,而且…”

“跟你说了别卖关子老子就不吃这套。”权志龙气急,一个手刀劈在李胜利的脖颈。

“哎呦哥,心急吃不了的热豆腐…”李胜利龇牙咧嘴哎呦哎呦叫唤几声紧接着又说道,“他是我们学校有名的'一周恋人'呐。”

“啊?”

“是这样,他每周会与周一第一个向他表白的人交往,而周日又必定会与那个人分手,所以叫做'一周恋人'思密达。”

“你说那个性冷淡都写脸上的纪检部长???你耍我呢??”

“千真万确呀哥!别看他这么正派,其实这种人很会玩的!”

“………胜利。”

“怎么了哥。”

“要是这一切是真的,”权志龙装模作样像诸葛亮有灵感时一样捋了捋不存在的胡子,“我也跟他表白,趁机整他,这样不是更好?”

“哥不是,”李胜利为他哥突破天际的脑洞惊呆了,“据我所知他还没谈过男的,可能男的人家不接受啊…而且万一你这样还把自己搭进去了,多不划算…”

“这有什么,”权志龙露出一个自认为阴险实际傻的不能再傻的坏笑,“舍不着小爷我套不着崔胜铉那个道貌岸然的大尾巴狼!”

“算了算了随你高兴吧…”







周一早。

“胜铉哥,这周第一个人表白了。”

“是谁?”

“他说他叫全智贤。”







To be continued…



【杀破狼·破局碎碎念】剧透慎入

。。。:

杀破狼和破局get√
刷完这两个电影我必须要嗦一嗦了。
尼玛这两首歌也太洗脑了吧!《月亮代表我的心》和《我等着你回来》。没看的朋友啊,你们去听完这两首歌就可以当是看完了。这完全就是电影的精髓啊。(摊手)
然后 表白一下主演吧。古仔啊,吴樾啊(哇没想到这里这么好看)林家栋啊(之前不知道有他,,,算是惊喜)阿王啊,王千源啊,都超级喜欢的。
我觉着杀破狼系列都挺压抑的,但每一部总有颜值在线的。比如第一部尧大,吴京,第二部张晋,这部还有古天乐和林家栋。
说实话刚开始看的时候他和他闺女,妈蛋我真看不出来他俩啥关系,我还以为古仔演一个恋童癖(再见)我觉着妆还是年轻了点。(像林家栋那种妆就挺好的,化妆师你干嘛把那么好看的人画这么老!!!)
古仔演技一直都非常在线的,所以基本没担心。就是越看到后面越揪心,尤其是那几次认尸和终于见到女儿的尸体,哭的我心疼(再见)
还有就是,古仔和吴樾这俩角色太配了。双警察。最后那场车里的戏也是非常好了!最后一个人在车里哭什么的。其实我觉着很有必要,也很有时间来一个诀别,,炮。工厂那段戏,夫夫配合太密切了!打戏真的好棒!反正整个电影他俩最配了!不接受反驳。
嗯,不是很懂林家栋这个角色和市长到底啥关系啊。虽然妆画的我差点没认出来,但是越看越好看,毕竟底子在呢哈哈哈。其实他很适合戴眼镜的,比如寒战。还是好想看他和华仔的对手戏啊啊!嗯,死相也是很美了。
然后说破局。不是我瞎说,真的,整个电影,我觉得我还是自己躲在被子里看比较好。不说了,都懂。
整部剧,可以叫阿王受虐记(再见)嗯,难怪说是一个突破呢,尼玛我还没见过这个弱(受)的主角。但是有的部分还是挺搞笑的233
王千源气场太强大了,,,然后再看看天王的狗狗眼,唉。尤其是卫生间那场戏。啊我看的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喂喂喂!这种调教现场单独发给我就好啦!我跟我爸看,真的很尴尬啊!
然后,lof上开始了疯狂的飙车。我已经料到了。这让我一个主角攻怎么活?不是,你这主角最后也没攻一下啊!整个一渣受本质。
说多了都是泪。

已被古天乐圈死…谁也拯救不了我了
我是古天乐的小迷弟
原来我还只是个路人粉
从未想到会有这天

心酸(BE)

这篇是崔视角
是来源于我自己
崔的心酸是爱而不得
权的心酸是爱不能得
不是单箭头 双向暗恋但是不得的心酸






崔胜铉喜欢权志龙很久了。

从很久之前,久到自己大概也说不清楚。

是从进YG开始吗?还是从更早以前,在地下的场子里遇到权志龙开始的呢?

说不清楚的事,糊里糊涂的事。

喜欢本就是稀里糊涂的。

但其实崔胜铉一开始只是对权志龙单纯的赞赏。

发现自己喜欢权志龙,是从一点一点的小事开始的。

写词的时候权志龙会在旁边打小呼噜,吃香草冰淇淋时权志龙吵着闹着要吃第一口,常常埋怨崔胜铉不关心他这个弟弟,道晚安后还会闹腾崔胜铉一阵子。

直到后来,崔胜铉写词的时候会想起他,吃香草冰淇淋时第一口想给他吃,忐忑不安的内心因为他,晚上难以入睡时闭上眼睛都是他。

崔胜铉甚至开始笨拙的翻阅里尔克的诗集想去写情书。

想在道晚安后给瘦弱的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想长途跋涉只为走进他的内心。

这不可否认,都是充满爱意的行为。

即使闭上嘴,爱也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






心酸是从被权志龙拒绝后开始的。

鼓起勇气的告白得到的是拒绝,和心酸。

彼时权志龙沉默后一句“我们还是做朋友好”便判了崔胜铉的死刑。



志龙,你知道吗。

哥心不痛,但是心酸啊。

心酸是你拒绝我。

心酸是你一直把我当兄弟。

心酸是我爱而不得。

不甘心的崔胜铉继续前进,权志龙继续退。

终于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

继续,两人从此后却连朋友都不能做。

“明天我权当这一切没发生过”权志龙颤抖着这样说。

心酸是你说要忘记这一切,忘记我对你的爱。

崔胜铉回到家后连衣服也没脱就陷进床里昏睡了整整两天。

梦里也是满满的权志龙。

第三天早上起来,好好拾掇一下自己,做了一顿早餐。

结局却是边吃烤吐司边流泪。

在公司与权志龙擦肩而过,崔胜铉只觉得鼻子酸痛的像被打了一顿。

以为是鼻血,没想到流下来的是眼泪。

志龙,你看到了吗。

我的心酸,都从鼻里、眼里流出来了。


好像是快200粉了唉
涨到200那天就艹粉…啊不点梗
尽情地点
反正点了我也不一定写科科科

taeyang is back
peace yo!
在greenland拍摄的mv
中高纬度的white night不眠夜
还有灿烂如你的阳光
构成了我对你所有的想象❤️

恐高症

今年的志龙生贺 源于去年那个照片梗
我18号去外地 所以那天没空发
提前发了
说实在的是我瞎写的 看着图一乐就行
然后 看文愉快





权志龙有恐高症。

但是权志龙隐瞒的很好,这一切根本没人知道。父母和姐姐不知道,羊羹不知道,社长不知道,弟弟们和永裴不知道,就连崔胜铉都不知道。

反正是个人就不知道。

笑话,这个病说出来跟闹着玩儿似的,怎么配得上我这强大的气场?说出来一点都不酷。


不准反驳反正老子最酷。


但是现在,权志龙望着蹦极的高台狠狠吞了一口唾沫,明白了—自己一直隐(装)瞒(bi—)的报应来了。

“你在这等着,我去买票~”崔胜铉轻轻拍拍权志龙的肩膀,温柔的笑了笑,“没事,一点都不吓人。”

“这他妈的还不吓人那什么才叫吓人在我二十九岁生日来这出下来老子如果头破血流半身不遂提前进入老年期了bigbang还出不出新专了崔胜铉你这是要作死我吗?!”权志龙暗中狠咬后槽牙内心疯狂的腹诽。

蹦极的提议是崔胜铉提出来的,在权志龙二十九岁生日前一天。

“唉志龙,你陪哥去嘛,大声他们都有别的事情,哥这么大年纪了自己去蹦极你放心吗~”

“哥,不是—”权志龙憋了口气一把推开傻笑着黏上来的崔胜铉,“为什么非要在我生日那天去蹦极啊??”

“秘密~”

“秘密你个大头鬼,你可别学东旭哥那一套…”权志龙有些无奈的抿了抿嘴唇,“你要是不告诉我我是绝对不会去的,但你要是告诉我。”

“你就去你就去?”

“我当然还是…考虑一下。”

完了。怂了。没脸见人了。

“哎古…可是这个秘密我现在是不能说的,”崔胜铉换回正经的表情望着权志龙,“但哥向你保证,哥一定会告诉你的~”

………当然要不是崔胜铉持续一整天的无下限撒娇卖萌,权志龙最后也不会犹犹豫豫的跟去的。

装X的结果就是现在腿软的跟意大利面似的都快走不动了。

万一头朝下一把磕死了血洒在腿上岂不是就像搅和了番茄酱的成品意大利面了…

好在今天是工作日,游客不多,要不自己等会儿蹦极鬼哭狼嚎的…

谁还没有个脸啊。

谁还不是个宝宝啊。

权志龙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脑内胡思乱想的时候,崔胜铉已经捏着票兴高采烈的小跑过来。

这时权志龙不知哪来的勇气,朝他哥大吼了一声:“崔胜铉我恐高!”






“啊?”崔胜铉将耳朵上的运动蓝牙耳机摘了下来,“志龙你刚刚说什么?”

“没没什么,”勇气在那一声大吼中已经消耗殆尽。

真笨 竟然忘记耳机这回事了。

权志龙犹豫一下只好无奈的低下头,“我们走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权志龙觉得崔胜铉攥他的手特别用力攥得特别紧。


绑好绳子,崔胜铉在跳之前突然一把抱住权志龙。
“哇啊哥你干嘛啊!”

于是蹦极的时候整个山谷都回响着权志龙这一句小奶音。

而权志龙耳边却是崔胜铉那把在风的阻力下显得更加低沉的声音。
志龙别怕,有哥在。



“崔胜铉!”

“啊?”

两人开车赴权志龙家吃生日晚宴的时候,权志龙彻底炸毛了。

急刹车直接导致崔胜铉的俊脸“bang”的一声磕在车前。

“你又不系安全带!”权志龙看着崔胜铉一脸懵逼样就气不打一出来,最后还是骂骂咧咧的把崔胜铉的安全带给系好了。

谁还没个脸啊。

谁还不是个宝宝啊。

今天这脸在蹦极的时候算是丢尽了。

权志龙一生气干脆将车熄火停在了路边,“你今天蹦极的时候突然抱我干嘛?!”

“你别生气嘛,”崔胜铉揉着通红的额头依旧保持着一脸傻笑,“你不是害怕嘛…”

“谁他妈给你说我害怕了,我不恐高!”

“志龙,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有恐高症了。”

“好啊你,”自认为老脸丢尽的权志龙打开驾驶座的门就要下车,“那你是不是存心想看我出糗啊?!”

“不是这样的志龙,”崔胜铉看着权志龙转身要下车也有点着急了,一把拉住权志龙的手,“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啊?”权志龙一把拍开崔胜铉的手,“那感情是哪样啊?!”

“志龙,”崔胜铉皱了皱眉,“你知道我要入伍了。”

话音未落,车内方才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变冷了。

别。

别崔胜铉。

说好不提这件事的。

你今天是不是存心要找我难堪。

你走就走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不要管不要想好吗。

“志龙,”崔胜铉叹了口气,把身子侧向权志龙,“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你恐高。但是,我也查过,你的恐高其实是心理上的压力在作祟,完全可以克服…”

“哥快要入伍了,志龙要整整两年见不到我,没有哥在身边,遇到很多事的时候会变无助吧。但我希望我们志龙在遇到难题时,记得哥永远在,永远支持志龙。就像今天蹦极,即使以后哥不能像这样在你身边,但希望你能想起哥那句'志龙别怕,哥永远在'”

“哥希望志龙永远不失望,在哥不在身边的这两年里,能勇敢的面对一切,就想面对自己的恐高症。隐瞒不是解决方法,只有直面才行。”




话说的慢吞吞,但也有效。

权志龙已泣不成声。





生日当晚,崔胜铉陪着权志龙一家人吃饭,所以才有了那张全家福。

镜头下的权志龙眉眼弯弯,在柔和的烛光下格外动人。


2017年崔胜铉入伍,权志龙陪他一起去剪发,笑着陪他聊天,为他拍照,全程没有哭。

困难就像我的恐高症,敌人就像我的恐高症。

但是哥,我会勇敢面对的这一切的。


因为有哥在,志龙什么都不怕的。




end